个人的梦想

大多数人在年轻时候有很多梦想,想实现很多愿望。我认识不少程序员,很多年了,想做一些很cool的项目,想做一些开源、免费、收费种种的软件,或者翻译或者写书。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越来越多周围环境的影响,就放弃了。

工作、生活变得越来越规律化,而自己的个性和梦想,就渐行渐远了。要找到一些理由来不做实在太容易了。

想起前几年坚持写Python和上云两本书的时候,一方面是辛苦的,一方面是充实的,几年里面,业余时间总是有事情在做。而这样的日子,断断续续其实二十多年了。1998年开始写共享软件,林林总总,坚持了很多年。的确,维护一个软件是非常复杂的事情,最近又起这个念头,是因为在做一些产品。那么多年了,怎么让用户满意,怎么完成产品设计到开发的流程,变化并不大。平台越来越多,工具越来越强,其实用户也越来越多,所以很多问题的处理变得复杂了。

Delphi 10.4.1

当我看到Delphi 那么多年依然在坚持,从直觉来说,它是存在商业模式的,虽然Delphi作为编程语言已经跌出了前20名。但是对于PC端、Mac端、iOS、Android乃至Linux的多方位支持还是很cool 的事情。对于软件的需求相比较10几年前,其实是排山倒海的。

我个性中有明显的弱点,对于有些大方向判断的也不够准确,在2009-2009年的时候,对于移动化还是没有及时跟进,虽然后来花费了一些时间学习和试验,但因为一些其他因素总是有其他原因,延误了这个发展。从2015年开始研究Python 目前看来还是正确的,毕竟这是一门变得非常流行的语言,对于当时机器学习、大数据处理以及服务端应用开发等都带来了很大的好处,理解所有现代化的开发理念等等。反而是我过去最强的技能被放弃了,不光是技能本身,怎么打造一款商用软件产品的能力。以前做共享软件的时候,我估计大概有几万用户吧,当时已经算不少了,但是我错过了IT 飞速发展带来的机会,现在一款软件,如果是多平台,针对普通用户的话,或许几十万才是刚起步的数字。同样,针对商业用户,或者说B客户,一样存在机会。

任何时候开始,都是不迟的,关键要开始。

忽然一夏

每年其实都挺特殊的,只是我们忘记的太快。

读书时候,每一年都是某种开始和结束,或者等待开始和结束。

工作后,加上生活的因素,也不平淡。

2020年,疫情改变了很多事情,女儿的考试和求学之路变得越来越复杂,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记得年初订了三月和五月的新加坡考试之旅种种,然后全部退掉。

出国旅游今年是很难了,我猜国庆江浙旅游也不会像往年那么热,因为学生的关系。

工作总归是忙碌的,生活是自己的,所以我重新开始健身。记得以前写blog时候也记录过减肥记录,当时好像还是75公斤,没想到这几年已经重了那么多。

有时候想如果把2005年左右到2012年的blog都恢复导入,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么?有时候也怕面对回忆。

上周和两个老朋友聊了,一位是1998年左右认识的,一位是2003年,有些点滴回忆起来,唏嘘不已。前面这位朋友认识的时候还是高中生,骑着赛车,到我当时用作工作室的一处房子,交流编程开发,MD和音乐,以及他准备去德国求学之类。

这些年,我看了很多书,去了很多地方,和很多人交流,也做了很多项目,不算最聪明,但是比较勤奋,看着那些工作了五六年的年轻人,好像还很少有像我当年那么用功和涉猎那么广的,哈哈,自己又骄傲了。

有时候也考虑,如果当年去了网易,如果去了阿里中国站,或者去了淘宝和支付宝,自己会是怎么样。会有很大变化么,生活,身体,财富等等。

忽然夏天,忽然就几十年,对于世界的变化,逐渐迟钝,经常回忆,或许心态终究不那么年轻了。

始终还是用年轻的心态去看很多事情,也想做一些东西,像当年的共享软件一样,让大家使用,只是难度不小。或者我自己去写一个共享软件还容易一些。向上管理,平级管理,向下管理,都不容易。舟已行至水中央,岂是那么轻易言退。

又要去崇明了

2004-2005年光景,去过一次崇明,那次玩了荒草。记得当时一位东北同事说葡萄酒就是果汁。那时候第一次开车去,跟着渡轮走,比较放肆。

2014年10月,公司开季度会,还去了徐根宝足球基地,有徐根宝签名的足球至今还珍藏着。在足球场很多人一起拍了照,现在看这个照片,就是物是人非了。

2018年暑假,台风路过上海的那天,和女儿开车去崇明,路上几乎都没有车,住在香格里拉,第二天下午出去骑自行车,没想到女儿因为狗的惊吓,摔倒了,还挺厉害的,留下一点遗憾。

明天半年会又要去崇明了,因为疫情的关系,出省不是很方便。

年中

Delphi 10.4 发布了,其实Delphi 还是有很大的使用市场,因为windows也好,mac也好,客户端软件毕竟还是存在巨大市场,所以Delphi 一年一个版本继续推出,我们周围大部分人都是基于web开发,几乎没什么人用Delphi。并且年轻人已经没有人会去学习Delphi,所以估计在国内市场就越来越小了。

去年清明到年底,我还用Delphi 写了一个小程序,算是有趣的体验吧。

现在的Delphi其实很强大,开发Windows和macOS,以及iOS和Android,甚至Linux 应用,它的跨平台开发框架也越来越强。

有时候一些事情还是要坚持的,虽然我不知道Delphi 的开发团队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离开了之前的那些天才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知道这些年,从1995年还是1996年知道Delphi并开始使用,也是二十多年一晃而过。有时候感觉什么都没有改变。还是电脑+开发环境,旁边有一个本子,脑子里有一些创意。说不清的寂寞却涌上心头。

2002年夏天时候,突然发现全身上下只有几十元,那一刻有点懵。后来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而我明白的之后,金钱的确和快乐没啥直接关系。

我周围有这样的人,倔强的拒绝很多新事物新方法。有时候,感觉到自己有点老了,也不太愿意改变一些事情。好奇心没有那么强了,很多事情有点懒得去动。

我终于在今年买了新的hp 笔记本,原来的Thinkpad X1 已经是2014年的事情了,此刻耳朵上的Bose 无线耳机是去年双十一买的,而iPhone 11 是今年618奖励自己的。

Apple Watch 终于坏了,屏幕掉了下来,也是2015年抢到的第一代。临时换了三星的S3 智能手表,还凑合。

外界环境很多的调整和变化,人也好,事也好。我觉得想了那么多年,现在觉得我不太能改变太多了,其实只是隐藏和激发。其实我已经很难改变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

有些事情改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我们只能坦然的去面对。

很多问题我想的不是很明白,也不太愿意多想,也的确没有能力去想。我们归因的时候的确会很少看自己的问题,会怪环境和旁人。

所以有时候我们也是需要用一些客观的标准,可惜我们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们能理解,但是不能赞同。

2020 端午节

没想到新冠疫情会有这么大的影响,本来国内也差不多了,没想到北京新发地这里又出问题了,北京好几个区就成了中高危地区,包括出差旅行就都受限制了。

2020年的端午节就这样来了,所谓小长假,三天。以前的确就会考虑出去旅游之类的事情了,现在全世界哪里都去不了,附近也不是很有兴趣。今年工作压力明显有点大,修为还不够。

前面十来天,上海都是大雨或者阴雨,今天天气倒是很好,下午可以出去走一圈。

最近看了庆余年和朱雀记,真不错,想象力无限。

国产电视剧最近的也都不错,连着看了古董局中局的第一部和第二部,基本还算忠于原著。

三叉戟,也很棒,三个中年警察的故事。

一个个节日串起了时间的记忆。

职场 Level 3

level 0,定义为初入职场,认真工作,努力学习,听领导的话,也很容易和同事处理好关系。

level 1,小职务有一点,管 2个到几十个人吧,继续努力认真,但是只靠这个肯定不行了,人际关系、情商这些都需要了,一些场合怎么说话,团队怎么管理,指标怎么完成,压力陡然不同,一个人努力是不够的。职场关系应该还可以,但是会多出不少事情,各类社交会开始,有的饭能吃,有的饭不能吃。偶尔在大老板面前也会露脸,把握好机会。

level 2,中级职务了,春风得意,却是危险的开始,有很多人可能一辈子就在这个阶段了。难度基本不在工作,当然持续学习和战略眼光是需要的,加上带领团队,以及正确的价值观。情商很重要了,每件事情、每个邮件、每个对话都要动脑筋,看你的目光也不一样的,大多也不是羡慕,能不害你就不错了,也别被所谓真心打动,那就幼稚了。要完成指标难度很大,要让老板满意难度也很大。

level 3,自以为在的阶段,混了所谓中高管,有时候也代表公司见客户做演讲。这个阶段除了前面所有的技能以外,所谓情商高,能够沟通的好,也已经都不够了,需要的是政治了。政治要正确,要学会政治斗争。很难。如果要做好和提升自己,不得不做,不得不思考。

感谢每一个旅人

最近几周工作及其忙碌,几乎周末都要加班,有时候半天,有时候一天,有时候两天。

身体也不是那么强壮,于是,有时候就处于了自然放空的状态。

听着歌,看着剧,记忆就会飘散。回忆里面沉淀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

很多回忆都是没有必要的,会让我们脆弱,曾这么认为,或许也想起那天下午在故居烧信。而每一个旅人,或长或短,当时也是浪漫,或者温暖,仿佛都是春天的记忆。

好像不需要去后悔,也追不回,更不要遗憾,会对此刻有影响,哪怕是微。愈发自觉,珍惜此刻,才是真正的不悔,于未来。

少一些任性,不在乎的人不用放在心上。眼观鼻,鼻观心,心在自己的掌握。

不用去可以追求认同,不要表扬自己,一切都是淡淡的,那样些许的微澜,才更显得精彩。

单程的人生,已经幸运遇到这么多同伴,只是有的早些下了车,背影也看不见,那就这样吧。大多数只是匆匆一面,何须记挂。

今天上午开始整理一台 2013 年买的笔记本,7 年了,有点慢了,看看里面的资料,不少。

放得下自己的虚荣心,放得下回忆,放得下胜负心,好像我可以做的更好。毕竟,我还是一个有梦想的男生么!一中心小学那天放学,夕阳照着两位小姐姐的大学校徽,格致中学的爬山虎遮掩不住那些年轻的脸庞,金沙江路听说又有夜市了,我们当年不是一样吃着米粉,做着梦,如果有了一幢楼怎么办,后来好像我经常会规划一下中了彩票的人生,直到忙碌和心累的忘了这些事情,但是长风公园对我来说总归是一个图腾一般的符号,那些以前吃不起现在看不上的饭店,那些烧烤的油烟,还在心里飘着香味。初中时候开始练所谓的气功,任督二脉怎么也打不通,今天好像顿悟一点点,或者突破。

自省了很多年,十年不止,问题都知道,怎么做也知道,却还是有偏差,有时候还很大。有时候陷于回忆不能自拔,有时候展望未来却都落空。以为是翅膀太沉重飞不起来,原来是遗落了在当年。不必要的不自信,怎么作祟时候就忘记了阿德勒。

自然是应该笑着走,我曾是一个多么自律的少年,那些挥汗如雨,怎么就忘记了呢。昨晚和女儿回家路上,放了一些三十年前的歌,既然我可以这么执着的坚持,那么放下一些无妄到虚空岂不是更加容易。情书都忘记了,还有诗歌。

沈记靓汤,曾经很红的上海一家饭店,因为记得家里旁边也有,周六中午才发现,早改了名字,叫做醉辉煌。

感谢自己很强的记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人好像也轻松很多。

没有啥可以纠结了,120,还是 100,真的不重要。

矛盾于过去的失去和未来的不可得,矛盾于自身的评价和他人的目光。曾经。

过去的美好就是珍藏,谢谢命运和曾经,努力的自己。

我就是不完美的自己,但是我爱自己,别人的评价和目光也是旅程中的一瞬,我也是他们短暂的相逢,我也是一个会消失的背影。

感谢每一个旅人!

夏天下午

上海好像已经入夏了,外面阳光甚好。

最近几个周末都很忙碌,公司事情不少。算起来,我已经宅在家里超过 24 小时了,晚一些再出去,去看看女儿和父母。

昨天写了一个公司的思想小结,反思,这个事情还是挺有趣的。其实我倒是从来不怕反思,至少往里看,虽然还是很多缺点和弱点,有些真的挺难改变的。

从 2003 年 sars 时候研究 blog,当时连家用无线网都没有,我用的是同学给我的 cdpd,极慢的速度,不过还是能勉强用。可惜中间有过好几次数据丢失,域名更换之类。以前对这些内容的保存不是那么在意,另一方面,看着过去的有些文字,也不是太舒服。印象中创意纪的 blog 内容我是做过一个备份的,技术上要导入到这里也不是很难,懒得去弄了。

所以延展开去,我还是一个比较容易接受新事物的人,同时很多地方也很懒,老的笔记本电脑一年多没有去整理里面的数据。看来也要列一个计划了。还有我的影集,想了好几年了。包括喜欢的编程开发,因为平时工作的忙碌,实在很难参与到一些项目中,有点不进则退的感受。

看着自己 2015 年的 macbook pro,记得当时在美国的朋友带回来的,转眼五年了,性能还是很不错,有时候编程培训时候,计算速度还是可以排在前三,不输给这两年的笔记本。三个显示器正好簇拥着,以前梦想中的飞行舱。而人总是这样,一些东西得到了,愉快感就会降低。也带来一些副作用,似乎生无可恋,没啥目标了。

也挺累的,从 2001 年离开上海银行,开始在互联网相关的各个行业打拼,快 20 年了,其实一直挺忙碌的,也很努力,学了很多东西,见证了这个时代的发展。

公司要给自己的苹果电脑也装 dlp 监控了,不太想自己的电脑被装这些,之后就用公司电脑感觉也基本 ok。有些事情没法改变,只能接受,我们能改变的事情太少了,改变自己吧。

今年这个新冠,也让很多事情慢慢的变化了,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午后感怀一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去面对,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容易。好像内心真的比以前强大了。

平常的日子

昨天中午碰到了闵行的小舅和舅妈,他们年纪也大了,记得那时候表弟高考前,我在徐家汇坐沪闵线到他们家,去给表弟打气,二十来年了吧。好像记得 2002 年我在世贸中心上班的时候,表弟刚工作,和他在那里碰过头。

2002 年感觉距离现在很远了,那时候意气风发。有时候想,如果我当年就世故一些,或许会得到更多,只是如果我能够那么世故,可能也就不是我了。因为我的努力,其实还不算查了。懂世故,而不世故。说实话,高官厚禄本来就已经不是我的人生目标了。看着一些人争夺,看着一些人无奈。我也挺无奈的。

昨天中午接送女儿的时候,路上很堵,看着熟悉的、慢慢变化的风景,当然想起很多往事。曾经以为的海誓山盟、一生一世,实际上很难做到。目标不要订的太高才是关键。

我曾经分析了一下自己性格的弱点,绝大多数的原因还是和人比较,这十几年逐渐淡了很多,却是又验证了另外的事情,所谓情商高的人会孤独,当然我距离情商高还差的太远,却已然有这样的感受。

看庆余年,很久不看网络小说,真不错。作者 30 岁左右哪里来的如此丰富的人生阅历。其中提到选太子,兼备无情和有情。

当很多事情看得通透后,很多时候只能牺牲一些东西,包括自己,这种时候内心的孤独感的确非常难承受。

所以,还是看自己要什么了,你要的多,自然付出的多,所谓煎熬也多,要的少,就会好些。

和女儿在路上,聊聊路上的风景、聊聊人生往事、聊聊 switch 和动森。回忆什么时候开始不去学芭蕾舞,什么时候钢琴课也不上了,女儿记性不错,和我的记忆角度不同,和爷爷奶奶的视角当然也不一样,记得 2014 年那时候,我差不多周末 10 点多出门,要到晚上才回家,现在小姑娘的学业忙碌,相聚的时间就少了一些。

温暖的午后阳光,在很多年后再回忆起来,大约还是温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