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一个新的项目

最近公司 IT 建设速度明显加快了,上周开始业务中台的需求启动,今天 DevOps 的计划也准备开始试点。

有时候想想,学习编程已经三十多年了,小学时候的 Basic,初中时候沉浸在 LOGO 语言中,以及后来的 dbase 和 foxbase 这些。五年前的技能都被淘汰了,IT 世界发展的太快。但是这份初心却始终不变。我还是很喜欢编程。所以就继续喜欢吧。有时候很多东西难以说清,或许就是那么多年了,即便我没有太高天分,也毕竟花费了这么多时间和努力,总不至于太差。

开始一个新的项目,查了一下版本记录,最早是2016年4月就开始研究了,思考了那么久,还是要给自己一些压力。之前的 fish_base 项目功能虽然简单,但是从 sphinx 文档到之后 CI,都在努力学习中,然后这个项目也准备做的好一些,之后能够开源,让更多人收益。做一个基于半自然语言的报表生成工具、数据分析工具。

先知,再行,或者不行

知行合一,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悟。

道理都懂,但是就是碰到事情自己就控制不住。

第一层次,是不知。也就是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由着自己性子,有时候要争个明白。很遗憾,我觉得自己以前和大多数人都是这个状态。

第二层次,后知。当时不知道,事后一想,有反思之意,这比钻牛角尖好一些了,虽然还是后知后觉,但是比不知好了很多,这个阶段需要历练很久。

第三层次,念不起。因为念不起,自然不争执,但是迷茫,如何行,为何这样,如何是好。

第四层次,知而行。对于认知的事物,已经达到了格物致知的程度,道理都懂,并且可以坚持。

第五层次,知不行。很难,要坚持做一些事情还好,但是要坚持去不做一些事情,改变一些习惯,谈何容易,多少人能够戒烟,能够减肥,更不要说思想层面了,所以,知其然后不行,又突破了。

第六层次,先知。窥一斑而见全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自身修为我以为最高境界。

本人只在第二第三层次,不知推断是否正确。

转:从汇付天下的招股书看微信、支付宝的“窘境”

时至今日,很多支付用户对微信和支付宝的提现收费仍不习惯,虽然费率不高,却也影响体验。当初巨头公布政策时,给出的理由是——向用户免费的同时给银行付费,成本压力太大,不得已而为之。分析人士则各执一词,有人认为是巨头圈禁用户的理由;有人则澄清支付机构的确微利经营。

巨头们既然公开讲了,应是实情,但缺乏公开资料,普通用户很难一探究竟。借着汇付天下公布招股说明书,里面的信息足够我们去验证这个问题。另外,通过“解剖”这家支付机构,对大量信息“细嚼慢咽”后,关于第三方支付,我们还能了解很多“不向外人道”的细节。

扫码支付的攻城略地

2014年前后,围绕线下扫码,监管、银联、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等多方之间发生过不少摩擦。进入2016年,各方开始统一认识,力推扫码支付。2017年,扫码支付在线下场景中隐隐有“一统天下”之势。

下面我们通过汇付天下的主营业务收入数据,对这一过程做个简要复盘。

汇付天下的支付业务主要涵盖POS、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和跨境支付四种。大家平时通过POS机进行刷卡,都可归到POS交易项下;大家通过电脑进行的支付,被称为互联网支付;通过手机、PAD等移动设备进行的支付,比如扫码支付,称为移动支付;涉及到资金跨境流通的,称为跨境支付。

从交易量数据看,2015年-2017年,总的交易量从4486亿元增至11400亿元,其中,POS交易量由1560亿元下降到557亿元,互联网支付缓慢增长,而移动支付则从891亿元增长至7577亿元。进退之间,移动支付迎来爆发式增长,POS交易却在迅速失去领地。

扫码付是移动支付的大杀器,“侵入”的场景早已经从小商户渗透到大商场、中高档饭店和酒店,并迅速改变着消费者的线下支付习惯。就笔者的观察来看,身边不少人已经习惯了一部手机搞定一切消费场景。

消费者习惯的变化倒逼银联和银行做出改变,对扫码付由排斥转为拥抱。2016年,银行和银联相继推出扫码产品,之后,背负“击败扫码付”使命的云闪付,在APP中也集成了扫码功能,全新升级为所谓的银行业“统一APP”。

从收费水平上看,移动支付远高于POS和互联网支付,2017年为千分之1.6,即交易量1000元向商户收费1.6元,从结果上看,为汇付天下创造了12亿的营收。

对于未来行业趋势,招股说明书也做了预测,2018年-2021年,移动支付有望保持年均39.4%的增速,到2021年,交易量总额达到368.8万亿元。

得移动支付者,得支付天下。

支付机构头上有两座大山

在各种报道中,支付机构都是微利经营的,巨头们热衷于收购支付牌照,醉翁之意不在酒,没指望靠支付赚钱,他们看重的是支付背后的账户体系和数据沉淀。

是什么原因导致支付机构赚不到大钱呢?从汇付天下数据看,有两座大山,分别是渠道伙伴和银行、银联等清结算伙伴。下面详细说明:

1、渠道佣金

从销售成本结构来看,向渠道合作伙伴支付的佣金及费用是大头,2017年为8.3亿元,占比71.7%。

这里的渠道合作伙伴,主要是1800家ISO网络,即线下商户渠道拓展代理商。资料显示,除了网贷、航空票务等垂直行业外,汇付天下主要通过ISO网络拓展小微商户。截至2017年末,共发展1800家ISO网络,累计拓展小微商户580万户。此外,2017年汇付天下开始尝试SaaS渠道,发展了10家合作伙伴。

渠道佣金的背后是获客成本,在互金行业,一直存在获客贵的问题,支付机构也不能免俗。

从趋势上看,随着越来越多的C端巨头涌入B端,通过ISO网络拓展小微商户的成本还会进一步提升。

2、银行和银联手续费

第二块成本为处理费,是指向银行和银联支付的费用。作为收单方,支付机构先行从商户那里扣除费用,然后按照既定比例支付给银行和银联。2017年,汇付天下这块费用支出为1.9亿元,与16亿元的支付业务收入相比,占比约为11.88%。

这么看,这块费用并不算高,为何支付巨头把提现收费的原因归结到银行身上呢?

汇付天下主要服务B端商户,提供的各类服务都是收费的;而对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机构而言,有大量的C端个人用户,早期都是靠着免费策略提高用户体验的。比如账户提现、信用卡还款,一边对客户免费,一边继续向银行和银联缴纳手续费。虽然只有千分之一,积少成多,也颇为可观。

撑不下去后,把收费归结到银行身上不能算错。提现收费后,好多人都不提现了,客观上看,倒也算提高了用户粘性。

另外,自监管明确表态支付机构不得通过补贴等方式“扰乱”竞争秩序后,市场猜测巨头们的红包大战将告一段落。节约下来的数亿营销费,是否会重新用于提升用户体验呢?

3、其他费用

除此之外的其他销售成本还包括:客户实名认证而向第三方数据供应商支付的费用、支付终端采购成本、支付终端折旧成本、金融科技服务成本等,总体上看,这部分费用占比较低,不再详述。

支付机构主业不挣钱,靠什么盈利?

对于支付机构,市场还有一个关心点,那就是备付金利息收入问题。一直有一种传言,认为支付机构主业不挣钱,就靠吃用户的备付金利息活着。是这样吗?2017年1月,央行曾发布支付机构备付金新规,提到“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当时,不少分析人士担心,不再对备付金计息后,支付机构的盈利状况将进一步恶化。

汇付天下的数据显示,2015-2017年,备付金利息收入分别为2610万元、3830万元和6160万元,对应的税前利润分别为355.4万元、1.4亿元和1.55亿元,占比从734%降至40%。可见,备付金利息的确是一块重要的利润来源。

2017年12月,央行宣布在2018年4月前将备付金集中存管的比例提高至50%,意味着支付机构一半的备付金利息被拿去。

怎么办呢?发展增值业务。

我们常常讲,支付搭建了账户体系,沉淀了用户数据信息。基于这些数据,支付机构可以开展多元的增值业务,花样很多。以汇付天下来讲,主要有以下几种:

1、账户管理系统:为网贷平台和电商平台开发企业级账户管理系统,集成充值、提现、分账、记账等功能,可无缝对接客户现有业务平台,亦可接入第三方货币基金产品,引入余额理财功能。部署账户管理系统会收取一次性服务费,以及对维护、更新系统、验证服务收取年费等。

2、客户验证服务:支付机构花大价钱(如汇付天下2017年支出2370万元)进行用户实名认证,可以通过为网贷平台提供客户验证服务适当变现。截至2017年末,汇付天下为超过1500家互联网金融提供商验证超过2780万账户持有人身份。

3、流量变现:2017年是贷款业务大年,汇付天下推出了SuPay贷款超市,向网贷平台推介小微商户,并获得佣金。截至2017年末,累计推介45000家小微商户,当年助力发放小微商户贷款2.69亿元。

4、风控能力输出:据称,2013年以来,汇付天下累计积累超过1000亿条支付相关的结构化且可分析的信息,截至2017年末,已经开始向华夏银行输出风控能力。

数据显示,2017年,汇付天下共实现金融科技服务(增值业务)收入8430万元,同比增长43.86%。从金额上看,已经超过了备付金利息收入。

所以,央妈关上备付金利息这扇门,支付机构则打开了增值业务这扇窗,怎会活不下去?

风险提示

最后是风险提示时刻。

招股说明书中,单就风险因素提示,汇付天下便密密麻麻列了32页。一方面,是为了免责,履行充分告知的义务;另一方面,支付行业的确变数很多,财报数字反映的只是静态的经营成果,市场竞争却瞬息万变。

当C端被充分挖掘,B端也迟早成为红海,从来就没有护城河。对企业而言,需要不停地增长、不停地寻找新方向,IPO只是打响了发令枪。

对于个人,何尝不是如此,每一个所谓的人生新阶段,也都只是新的起跑点。佛家有言“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时间川流不息,现在即未来。

转载自 http://www.mpaypass.com.cn/news/201804/03110355.html

PyCharm 2018.1 新版本发布

PyCharm 2018.1 新版本如期而至。

对于 Python 3.7 的支持,比如 dataclasses。

更加智能的代码提示。

对单元测试更好的边栏支持。

科学研究模式可以运行部分指定的代码。

通过 conda 环境来支持建立一个科学数据研究项目。

Flask CLI 的支持。(Flask 在目前版本支持 Click 的命令行功能,现在 PyCharm 直接支持 Flask CLI 的调试了)

对于 TypeScript 2.7 的完整支持。

版本管理支持部分提交、更好的 rebase 支持。

远程开发方面支持更容易配置的基于 SSH 的 Python 调试器,提高了对于 Docker Compose 3.3 的支持。

PyCharm 包含了 JetBrainstorm DataGrip 的所有功能。

一直感觉,PyCharm 已经是非常完美的工具,甚至觉得它的功能太多了,已经复杂的很,没想到,依然继续提升,继续跟进所有的技术开发潮流。佩服!

MVP:3月的礼物

去年十月开始,最忙碌的项目之一,就是上云,现在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从2011年,接触 aws 开始,到现在,真正的将很多应用迁移上云,以及使用云上的 SAAS、PAAS 等各种技术,看到了崭新的世界。

一位朋友说得好,云之彼端,云至彼端。上云很简单,用得好却不易。

这半年,和团队,我们的上云小组,以及阿里云的很多专家一起,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积累了不少经验。谢谢阿里云给予的 MVP 荣誉,更是鞭策。

转:汇付天下赴港IPO 第三方支付上市潮来临

又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提交了上市申请。

3月13日,香港交易所公告显示,汇付天下有限公司(下称“汇付天下”)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法定股本为3800000000股,每股面值0.0001港元,联合保荐人为中信里昂证券和J.P.Morgan。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年底,汇付天下的经调整后净利润为-570万元、1.199亿元、1.6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汇付天下之外,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和漫道金融(宝付)等也均在冲刺IPO。“未来肯定有一批第三方支付公司能够持续上市。” 易观分析师王蓬勃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对此,某支付机构从业者朱捷亦表示,目前第三方支付企业上市环境不利的因素,主要是没有支付机构独立上市成功的案例;有利环境则是大家对支付的认可度越来越高,国内移动支付非常发达。

汇付天下赴港IPO

早在2016年初就有消息称,在1月24日举办的公司年会上,汇付天下宣布正式启动IPO。经过两年的筹备,3月13日,汇付天下终于在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具体融资金额并未披露。

据介绍,该项融资30%将用于增强研发能力、20%用于寻求战略联盟以及资产及业务的选择性收购、10%用于招聘、10%投资直销渠道、其他用于偿还借款或运营资金。

资料显示,汇付天下成立于2006年6月,主要业务包括第三方支付和金融科技等。招股说明书中则称,汇付天下在中国独立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中排名第三,占7.7%的市场份额;而在中国所有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中排名第7,占2.0%的市场份额,支付宝、财付通和银联商务位列前三,而前两者合计占据了市场59.8%的份额。

对于汇付天下上市的问题,王蓬勃分析指出,对企业来说还是有利的,虽然监管比较严格, 但从第三方支付企业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来讲,当费率逐渐降低,急需开发增值服务拓展市场的时候,能够融资,确保资金稳定以及开拓市场还是有好处的。对行业来说,正向的影响多一些的,因为第三方支付无论从流量还是数据还是未来发展潜力来讲都属于绩优股。朱捷也坦言,这对行业来说是重大利好。

不过,虽然汇付天下自2016年开始扭亏为盈,但主要收入仍来自支付业务。招股书透露,2015年、2016年、2017年年底,汇付天下的经调整后净利润为-570万元、1.199亿元、1.66亿元。同时,上述3年汇付天下86.2%、92.4%及94.0%的收入源自支付服务,交易量分别为4486亿元、6419亿元、114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汇付天下在上市之前,剥离了几家互联网金融企业,即旗下上海易日升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易日升金融”)、成都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金交所”)等互金公司密集变更为非关联方。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11月30日,易日升金融、成都金交所的股本权益被出售给周晔、刘钢及穆海洁,不再视为上市主体的关联方。资料显示,易日升金融由汇付天下和东易日盛家居装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资成立;成都金交所由汇付天下、成都金控集团等4家单位共同出资组建。

“剥离企业恰恰是因为这几个互金企业可能在盈利情况下,没有达到上市标准,所以先剥离,也能保留几个未来的重要发力点。”王蓬勃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

第三方支付相继冲刺IPO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汇付天下之前,拉卡拉和漫道金融早就在上市的道路上。

早在2017年3月,拉卡拉支付对外公布了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拟发行不超过4001万股,目标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今年1月17日,漫道金融的招股书在证监会网站预披露更新,该公司拟赴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4100万股,募集资金8.84亿元。

此前,亦有消息称,富友支付也正在进行上市的筹备工作。

对于最新进展,一位拉卡拉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我们还在排队中”;富友支付方面人士则表示,不方便透露。

“像宝付这种企业,业绩增长很快,从宝付的前两次招股书中就能看出他们整体交易规模增速很快,只要达到上市标准就应该上市。”王蓬勃分析指出。

他还进一步表示,现在的第三方支付市场,特别是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完全没有达到行业天花板,未来增长速度依然值得期待。

国海证券的研报分析指出,未来几年在流水规模持续扩大下,支付利润将步入上升通道。此外,以支付为基础,融合营销、金融、管理等增值服务将给支付企业带来广阔的业务空间和利润增长点,第三方支付产业链从硬件到软件,科技+运维彰显竞争实力,长期将打开盈利天花板。

来自央行的数据显示,2017年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额同比增长44.32%,达143.26万亿元(不含红包类业务量);笔数同比增加74.95%,达2867.47亿笔。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年来,监管部门对第三方支付企业的监管持续收紧,第三方支付行业罚单频现。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28家支付机构被注销牌照。

对此,王蓬勃亦坦言,个人觉得第三方支付目前遇到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如何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还有一个是在强监管成为行业常态的时候,如何保证合规稳定发展。

转载自:http://finance.eastmoney.com/news/1354,20180317844633230.html

转:汇付天下赴港IPO 第三方支付上市潮来临

本报记者 朱丹丹 北京报道

又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提交了上市申请。

3月13日,香港交易所公告显示,汇付天下有限公司(下称“汇付天下”)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法定股本为3800000000股,每股面值0.0001港元,联合保荐人为中信里昂证券和J.P.Morgan。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年底,汇付天下的经调整后净利润为-570万元、1.199亿元、1.6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汇付天下之外,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和漫道金融(宝付)等也均在冲刺IPO。“未来肯定有一批第三方支付公司能够持续上市。” 易观分析师王蓬勃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对此,某支付机构从业者朱捷亦表示,目前第三方支付企业上市环境不利的因素,主要是没有支付机构独立上市成功的案例;有利环境则是大家对支付的认可度越来越高,国内移动支付非常发达。

汇付天下赴港IPO

早在2016年初就有消息称,在1月24日举办的公司年会上,汇付天下宣布正式启动IPO。经过两年的筹备,3月13日,汇付天下终于在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具体融资金额并未披露。

据介绍,该项融资30%将用于增强研发能力、20%用于寻求战略联盟以及资产及业务的选择性收购、10%用于招聘、10%投资直销渠道、其他用于偿还借款或运营资金。

资料显示,汇付天下成立于2006年6月,主要业务包括第三方支付和金融科技等。招股说明书中则称,汇付天下在中国独立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中排名第三,占7.7%的市场份额;而在中国所有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中排名第7,占2.0%的市场份额,支付宝、财付通和银联商务位列前三,而前两者合计占据了市场59.8%的份额。

对于汇付天下上市的问题,王蓬勃分析指出,对企业来说还是有利的,虽然监管比较严格, 但从第三方支付企业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来讲,当费率逐渐降低,急需开发增值服务拓展市场的时候,能够融资,确保资金稳定以及开拓市场还是有好处的。对行业来说,正向的影响多一些的,因为第三方支付无论从流量还是数据还是未来发展潜力来讲都属于绩优股。朱捷也坦言,这对行业来说是重大利好。

不过,虽然汇付天下自2016年开始扭亏为盈,但主要收入仍来自支付业务。招股书透露,2015年、2016年、2017年年底,汇付天下的经调整后净利润为-570万元、1.199亿元、1.66亿元。同时,上述3年汇付天下86.2%、92.4%及94.0%的收入源自支付服务,交易量分别为4486亿元、6419亿元、114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汇付天下在上市之前,剥离了几家互联网金融企业,即旗下上海易日升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易日升金融”)、成都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金交所”)等互金公司密集变更为非关联方。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11月30日,易日升金融、成都金交所的股本权益被出售给周晔、刘钢及穆海洁,不再视为上市主体的关联方。资料显示,易日升金融由汇付天下和东易日盛家居装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资成立;成都金交所由汇付天下、成都金控集团等4家单位共同出资组建。

“剥离企业恰恰是因为这几个互金企业可能在盈利情况下,没有达到上市标准,所以先剥离,也能保留几个未来的重要发力点。”王蓬勃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

第三方支付相继冲刺IPO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汇付天下之前,拉卡拉和漫道金融早就在上市的道路上。

早在2017年3月,拉卡拉支付对外公布了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拟发行不超过4001万股,目标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今年1月17日,漫道金融的招股书在证监会网站预披露更新,该公司拟赴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4100万股,募集资金8.84亿元。

此前,亦有消息称,富友支付也正在进行上市的筹备工作。

对于最新进展,一位拉卡拉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我们还在排队中”;富友支付方面人士则表示,不方便透露。

“像宝付这种企业,业绩增长很快,从宝付的前两次招股书中就能看出他们整体交易规模增速很快,只要达到上市标准就应该上市。”王蓬勃分析指出。

他还进一步表示,现在的第三方支付市场,特别是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完全没有达到行业天花板,未来增长速度依然值得期待。

国海证券的研报分析指出,未来几年在流水规模持续扩大下,支付利润将步入上升通道。此外,以支付为基础,融合营销、金融、管理等增值服务将给支付企业带来广阔的业务空间和利润增长点,第三方支付产业链从硬件到软件,科技+运维彰显竞争实力,长期将打开盈利天花板。

来自央行的数据显示,2017年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额同比增长44.32%,达143.26万亿元(不含红包类业务量);笔数同比增加74.95%,达2867.47亿笔。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年来,监管部门对第三方支付企业的监管持续收紧,第三方支付行业罚单频现。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28家支付机构被注销牌照。

对此,王蓬勃亦坦言,个人觉得第三方支付目前遇到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如何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还有一个是在强监管成为行业常态的时候,如何保证合规稳定发展。

摘自:http://www.chinatimes.cc/article/75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