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中谍 6

阿汤哥真的是拼啊。

怎么记得看碟中谍1,好像是20多年前了,盗版的 vcd,关键是第一遍看完没有看懂,那时候脑子比较简单吧。没想到是这样的好中有坏,反转反转,以及当时看的目瞪口呆的易容术。也还记得当时逛淮海路时,看到国泰电影院这里大大的广告。

以及第一部中,惊为天人的女演员艾曼纽。

作为一个没什么音乐细胞的我来说,碟中谍的电影音乐只要想起几个音符,就不会听错。

没想到一部一部,阿汤哥已经不那么年轻了,但是越来越拼了,故事也很精彩,怪不得网上有评论说,比007系列还要精彩。

电影中的感情描写也是胜过绝大多数动作片的,每个人在世界上都有自己的定位。还有么,有些往事就是往事了。

世界在巨变

有时候,我已经完全放弃了预测未来的想法,世界变化太快了,或许因为互联网,或许别的原因,或许是自己的年龄关系。感觉就是世界变化的太快了,而我只想守住自己内心的平静。

但也很难,那么多诱惑,那么多让你无奈的事情。

最近几年,还是很高兴自己有所改变:

1 上下班坚持走路或者公共交通,尽量不开车。平时大约每天可以走到5000步左右,和很多人比还是不足一提,不过自己感觉身体机能已经略略提升了。
2 每周看一本书,十几年了,继续坚持。
3 坚持写作,只能说在技术人员里面,文笔还算不错的了,blog 写的少了,因为这几个月在准备一本新书,到了最后冲刺的时候。每天不写一些,有点难受了,我想这绝对是个好习惯。
4 对物质的欲望降低很多,发现美亚的账号已经大约三年没有买过什么,包括其他电子设备,不知道使它们越来越耐用了,还是我真的控制了购买的想法,断舍离是说说容易做到很难的。我一条牛仔裤穿了四年,几乎所有场合,几乎每天,终于破的不太行了,所以又上美亚买了两条,那么估计还可以穿个八年至少。
5 对情绪的控制,那么多麻烦事情,发火或者各类情绪还是不可避免,情绪不过夜是肯定的,现在基本上不超过1小时也就淡然了吧,不过最好是不发脾气,喜怒不形于色更好。这个东西,真的是要历练的,经过的事情多了,自然会好些。

旧文:DSL 初步的设计和探索 1-3

(2018.7.18 7.31 最近半年,关于 DSL 的研究已经有了我们认为的重大变革和场景突破,我们的 DSL 已经可以直接支持 Python 脚本,并通过生成中间语言 IC 的方式来最终通过运行 IC 来生成终极产出物。等这几个月写作的债还了,好好思辨和分享一下。下面的文章作为之前探索的记录。)

你知道 DSL 技术么?我认为 DSL 是适应目前多变的业务需求和需要稳定的底层系统的一座桥梁。

DSL,Domain Specific Language,领域特定语言。

DSL,是否可以简化常规开发的复杂度?到底是否存在终极武器?从 dos 年代到现在的云,开发越来越复杂。

开发一个可视化的 web 系统,来完成一些业务场景的定制,其实是非常耗费资源的。简单的例子如报表中心,每一份报表需要定义数据来源、呈现格式和计算规则、查看权限等,通过程序来实现这些功能,提供给报表制作人员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注意,很多的报表类产品也是这样做的,但是我觉得这样系统的复杂度以及本身要考虑的细节非常之多。我们之前使用过 Oracle 的 BIEE,功能强大,但是用户体验很不好,造成的结果是制作一个报表的时间很长,如果需要修改的话,大部分的业务逻辑需要使用报表的人员向制作报表的人员提出,周而复始。面向大众的软件,即便是 Microsoft Office,也是需要学习曲线的,并且微软基本上也不会为用户来做功能定制,因为 Office 软件有强大的 VBA 来完成这些。

我们要做一个报表系统,但我们不是提供一个可视化的编辑系统,也不提供复杂的数据库连接工具,当然也不需要用户有太多 SQL 的知识。用 DSL,提供一种简单的接近自然语言的描述,然后通过解析,生成用户所需要的报表。我们开发这个系统的工作量主要是设计 DSL 以及解析引擎,当然一个包含主要功能的外壳还是需要的。实际上,我们已经在一些报表呈现,传统上所说的 Dashboard 上进行了实践,从概念到如今,也有四年之久,在最近的一个项目中,通过还略显粗糙的 DSL,从数据库连接到界面呈现,都自动化完成,传统意义上制作页面、切页面、写 SQL 都通过 DSL 的原理基本半自动化了。很感谢这些聪明的同事们。接下来的挑战自然越来越大。如何构造一套更加容易使用的 DSL、用在更加复杂的场景、提高解析效率等。只是用 DSL 来构造用户界面、固定的用户操作以及数据库连接,我们不太满足。

说说容易,以上这些是对于业务系统设计多年的反思,除了耳熟能详的那些中间件和越来越成熟也越来越复杂的云技术以外,系统业务逻辑的复杂和多变是事实,人工智能除了人脸识别以外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而大数据不光是 hadoop 这六个字母,他们是真正的自动化、推理、演绎的基础。

为什么我们会想到要用 DSL 呢,最早是在制作很多产品的控台的时候,一个产品需要一个给商户使用的控台,一个给内部人员使用的控台。

然后带来以下的问题:

相似的页面的重复制作,虽然用了 MVC,但是不同项目的定制依然存在,一个新项目的流程时间还是长,对于一些查询条件和显示的改变的修改和测试耗用了很多资源。
和数据库的连接部分,需要对数据表有比较清楚的了解,数据库部分发生变化,会导致从后至前的不少修改。
和传统开发项目一样,从产品经理-项目经理-程序员-测试,整个过程耗费时间,且修改总是容易引入新的错误。
我们将控台系统分为:

web 界面
接口层
数据库
web 界面层通过调用接口层来完成业务逻辑,接口层读取数据库来进行数据库操作。

整个基于 DSL 的设计流程如下:

使用 DSL 描述 web 界面,能够描述界面包含的元素。实际上,界面模板是固定的,另外制作好,我们需要填充的是左边栏的菜单,右边栏需要哪些标签、文本框、日期选择等,以及显示查询结果的表格。
我们有一个通用的 DSL 的语法检查器和解析器。根据我们预定义的 web 规则检查语法,然后将其再解析为 html 代码片段,便于填充到界面模板中。除了 html+css+js 以外,同时生成调用接口获得数据的 php 代码。
目前的 DSL 除了 for web 以外,就是 for sql 了,通过 for sql 的 DSL 来生成 sql 语句,然后通过另外一个通用查询接口,获得数据。
这个通用查询接口输入为 sql,输出为 json 的数据集,怎么和数据库连接,具体数据库位于哪里等细节都被隐藏起来,通过配置文件来设置。
应该说,开发这样一套系统,其实工作量并不小,有以下的好处:

一旦开发完成后,用其生成的系统,因为将业务逻辑和数据库逻辑做了彻底的分离,因此很多的修改变得非常容易,真正的通过 DSL 就可以修改业务逻辑。业务程序通过 DSL 来调用 DSL 的解析器,这些都有 Restful 接口实现,也算是一种专注于自己业务逻辑的准微服务架构。
复用性。在开发第二、第三套系统的时候,我们就会享受到这样设计的便利性了,特别是前面说到,类似于控台这样基本框架一致的系统。只要后台提供接口,通过 DSL 、html 模板等,访问数据库或者访问接口。有了这样的引擎,大大减少重复的工作量。
这算是我们对 DSL 来简化业务系统流程的初步思考,之后会再举例。而我们对于 DSL 的思考这还是第一步,我们也不满足这类技术只能做相对简单的控台。

DSL 是一个好东西,之前几年零零星星的只是探索,虽然也用在了一些项目中,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完美。

首先我们定义了一个 DSL 的语言,称之为 r2,r2的解析是通过一个配置文件来定义语法,r2从某种程度上更像一个命令行的定义工具。

然后我们将 r2的解析器和编译器分别定义为 c1和c2,c1是负责解析语法,根据配置文件,配置文件定义了所有参数的名称、允许值类型、允许值范围等;c1会将解析通过的 r2命令生成 json 格式对象,然后 c2会将这个 json 根据业务场景来生成sql 语句或者 html 等。我们目前的应用场景就是 sql 的生成和 html 网站的生成。

r2 作为 dsl 的问题在于:

r2的问题在于虽然形式上和一般的命令行没有差别,但是还是需要学习的。
r2的配置文件虽然可以定义各类需要的参数和取值范围,很灵活,但是其定义还是有不低的学习曲线。
因为 r2是类似命令行的方式,所以缺乏基本语言的判断、循环、分支等,更不要说面向对象继承等这些了。
c1的问题:

配置文件随着语法表现力的需要的增强,解析复杂度陡然上升。对于 sql 和 html 这样的互相关联性不强的场景还可以应付,但是如果要把 dsl 用在业务逻辑的描述,c1已经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c2的问题:

目前 c2在实现 sql 和 html 的生成时候,用的是基于模板的配置方式,实现上还是比较复杂的,从中间状态 json 到这些最终文件,这里是借用了一些编译的基本原理,问题是 json 描述 key-value 的确不错,但是对于语法的描述就比较弱了。
综上所述,我们继续探索新的 dsl 的实现方式和更广阔的应用场景。

ps

2015年用了半年业余时间,开发了 r2的定义和 r2c1,然后其他同事继续开发了 r2c2等,2017年,同事们将 r2这个 dsl 模式应用到一些业务场景中,这三年,对我们来说,还是走出了艰难的第一步。从2015-2016年中间,还是浪费了一些时间,当时一些同事对于 dsl 整体的理解或许还有所欠缺。所以不管之后怎么继续,先用这些文字来将思想统一。

时间的痕迹

今天凌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结束,法国队夺冠。不是什么足球粉丝,所以关心程度一般。有人提醒上次法国队夺冠是20年前,突然想起,那个夜里,错过了闹钟,看的时候已经接近尾声。1998,2002,2006,2010,2014,2018,回忆一下子打开了闸门。往事如烟。

世界杯4年一次,1994年,大三,考试前还在看球,一堆男生围着一个当时还算不错的彩电。一下一下,就人到中年了,四年在人生好像不长,却总是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转:业绩会实录|坐拥小微商户蓝海 第三方支付第一股汇付天下(01806)登陆香港

转载自 http://finance.ifeng.com/a/20180602/16330828_0.shtml

本周四(5月31日),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汇付天下在香港召开了IPO新闻发布会,公司计划在6月15日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01806,上市后其也将成为中国乃至亚洲第三方支付第一股。

智通财经APP获悉,汇付天下的具体招股时间为6月1日-6月6日,公司拟全球发售约2.25亿股,公开发售占10%,配售占90%,另有15%超额配股权。每股发行价6.5-8.5港元,每手400股,预期股份将于2018年6月15日开始在联交所买卖。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已与上海联银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订立一份基石投资协议,其已同意通过指定实体按发售价认购相当于人民币8000万元的港元金额可购买的相关数目的股份。联银创投为中国银联的全资附属公司,主要从事投资、投资管理及投资咨询业务。

第三方支付第一股

公开信息显示,汇付天下成立于2006年6月,主营业务为银行卡支付、结算业务提供技术平台等。2010年获证监会许可后,汇付天下开始为基金销售提供支付及相关结算服务。2011年5月,汇付天下成为首批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支付服务商之一,是一家中国领先的独立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致力于提供支付和金融科技服务,向小微商户和垂直行业提供全面的支付服务及解决方案。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汇付天下客户遍及中国超过580万家小微商户、1500家互联网金融提供商及各垂直行业的4000家公司。

对于公司主要的客户群体小微商户,汇付天下CEO周晔指出:“做小微商户有这样一个难点:要处理的交易笔数很大而每一单的交易金额很小。围绕着效率我们也做了非常多的工作,首先应用人脸识别去做商户的申请审批,也做了很多自动的商户结算,并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技术手段,监测商户交易是否涉嫌欺诈,是否违背了反洗钱规则,目前已经做到毫秒级,领先于世界水平。所以我们在销售网络、效率、产品模式、风控等方面进行提升之后,在小微商户领域处于领先行业水平的地位。”

此外周晔还提到汇付天下针对小微商户开发的支付解决方案Supay:“目前国内发卡量已经很大,也有像支付宝、微信支付这样的手机钱包,还有Apple Pay、云闪付这样的方式,汇付在这样一个小小的产品中整合了全部功能。”

在招股书中汇付天下也表示,此次公司拟将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用于进一步增强公司的技术系统及研发能力、进行选择性收购或战略投资、对公司的直销渠道和ISO网络加大投入、进一步招募及培养人才、部份偿还公司近期因重组而产生的银行借款及营运资金和一般企业用途。

会议问答实录

问:公司近几年毛利率有所下滑,未来如何提高毛利率水平?未来会怎么开拓移动支付市场?

答:过去三年来公司毛利率的变化主要是由于收入结构的变化,我们很多业务的毛利率在过去三年都在持续上升,而目前我们发展最快的移动POS业务占比在不断提升,去年在调整了业务模式之后,我们的设备投入有了固定资产折旧的成本,导致这一块毛利率有所下降,但目前我们的费率和毛利率仍然保持着比较稳定的态势。

移动POS和移动支付共同构成了今天中国小微市场移动支付的整体规模,这其中包含了有设备的POS终端,我们提供了同时可以刷卡,也可以用NFC等快捷交易方式,另外还有无卡的快捷交易,如二维码交易等等。我们只是把移动POS作为有设备的交易,而无设备的全部归到了移动支付当中,整体的比重应该是NFC这类非接触交易,加上二维码等无卡交易。所以在过去几年当中从手机端出发的移动支付是我们很大的一个增长点。

问:近年来央行对第三方的监管越来越紧,公司认为这样的监管对行业发展会有什么影响?目前香港在电子支付方面发展很快,公司未来是否有在香港的拓展计划?

答:目前整个支付行业上层结构已经非常清晰,所以每一个支付公司都要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靠冲撞政策底线、打擦边球的企业已经难以为继,这对整个行业长远的健康发展是有好处的,其中收益的恰恰是像汇付这样有比较强科技能力的公司,所以在过去几年严监管的背景下,正好是汇付飞速发展的时期,过去两三年也恰恰是整个支付行业走向可持续发展的过程。

从汇付未来的发展来说,我们希望能够代表中国的支付公司走到国际上去,所以未来国际化战略一定是汇付将去计划和发展的。

问:汇付天下最近两年净利润大增的主要来源是什么?2018年能否继续保持这样的增长态势?

答:这方面主要来源于我们的支付业务及金融科技业务,这两块业务在过去三年都保持着很快的发展,我们的收入在过去三年保持了76%的符合增长率,综合以上因素我们的净利润才有了这样的表现。未来我们认为中国的支付市场还有极大的发展空间,而我们作为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支付公司,有着很强的核心竞争力,所以管理层很有信心让公司在中国的支付领域里保持持续领先的位置。

问:目前企业级 SaaS服务行业还没有出现还未出现真正巨头,汇付在这一领域内大概占据一个怎样的位置?未来会不会成为公司的主要发展方向?

答:在整个中国消费升级的趋势下,我们衍生了很多SaaS的合作伙伴,他们都很希望有一个成熟的、科技含量高的支付公司,能够把支付能力开放给他们,让他们更好地拓展及服务商户。除了全支付工具之外,我们还给他们提供了一套完整的账户解决方案,因为SaaS除了满足支付功能之外,还有营销、资金汇集等其他解决方案的提供,所以需要一套强大的账户系统,而这方面的科技能力和运营效率恰恰是我们公司比较擅长的,所以这是我们能够很好地跟SaaS结合的原因,也是SaaS选择汇付合作的原因。

截止到现在,我们已经跟很多SaaS签订了合作协议,在这个领域我们可以说是走在相对比较靠前的位置。

问:国际业务方面,公司会先布局哪些地区,有哪些业务会先行到国际市场上?公司移动POS业务占比较大,但国内移动支付的市场份额比较多,未来是否会有从移动POS转向移动支付的布局?

答:我们的支付走向国际最初来源于跨境支付,目前我们的跨境支付为跨境电商,包括国外平台上的中国商家,以及国内的电商平台提供了跨境支付服务。我们非常愿意在未来能走向国际化,能跟国外的支付公司达成更多的合作,使得中国的支付方式快速地拓展到世界上去。目前在跨境电商方面,我们已经在美国、欧洲、东南亚都有了合作伙伴,并开展了相关业务。

国内二维码支付发展十分迅速,但除此之外还有在移动POS上的刷卡,以及NFC等支付方式都非常多,而在国内的三四线城市,汇付建立起来的支付网络已经把很多的小微商户,用价格低廉的小型终端与APP绑定,使得他们也能得到一个移动聚合支付解决方案。这些小微商户可以有二维码支付方式,也可以同时拥有银联云闪付的收款方式,都可以在移动POS上实现。所以移动POS不仅仅是大家理解的刷卡,而是一个整合的终端,我们未来也会把移动端发起的支付交易一并纳入到移动支付当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