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今天:浮生六日

facebook 的那年今天是我最喜欢的节目,谢谢自己当年将 blog 同步到了 fb,所以现在有很多回忆。

2009年2月20日,我曾经写到:

浮生六日

第一日。北京。恭王府外一条小街,停车场旁边,北京炸酱面。和两位一起到北京来的同事,一人一碗炸酱面,就着鲈鱼、羊肉和番茄蛋汤。吃的很饱。窗外是恭王府的高墙,深深。

第二日。北京。簋街,东兴楼。说不上什么风味,可能是我不怎么吃辣的缘故,觉得有点像粤菜,也有点像杭州菜。味道不错,菜量很大。和一位北京的合作伙伴,主要是他说,我听。吃的早,结束的也早,华灯尚未点齐,黄昏的温暖还在身边。

第三日。北京。东四北大街,浙东土菜。味道比较清淡,有家常菜的风味,很喜欢。与一位派驻北京三年的同事小聚,言谈间,几分酸楚,几分怅然。舟车劳顿,不乏,思乡之情,却上心头。

第四日。上海。徐家汇,隐竹,日式料理。喜欢其器皿,精致,典雅。不熟悉,所以友人点的菜,一十八年未聚,左谈人生,右笑当年,中间是诸多的有趣故事。菜的味道应该是不错,有印象的却是食物之外。时间,真是弥足珍贵。

第五日。上海。吴兴路,夏面馆。这是一家性价比不太好的朵颐之处,只因味道着实不错,和一位少时同学在此吴侬之处追忆往日情怀。当年,和他厮混良久,误了一些学习,交了一些朋友。窗外,恰烟雨蒙蒙。

第六日。上海。天钥桥路,麦当劳。一位还有一周就要结婚的同事一起,临着街坐。薯条和汉堡,已然没有十多年前的吸引力,只是便捷一些吧。谈时尚,谈旅游。

吃什么,已经不太重要了。

在意的,是人,是事,是过往,是以后。窗外的风景永远在变,离开的时候,自己也是风景中的人。

在两个城市,和七人吃了六顿饭,不是经常能够发生的故事。

豁然发现,窗外已经是好天气了。

狗年来了

狗和猫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没有猫年,所以狗年感觉上最亲近了。

现在盼望过年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只是想好好休息一下。

女儿已经很大了,已经知道在12点的时候掐好时间发祝福了。

1998年,在南京东路彼时奶奶的家,年初一,我们聊着相约98。

当时的印象,深刻的像在上个月,而竟然已经二十年了。很难想象二十年,我做了些什么呢?

当年刚工作没几年,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想起来也不容易,那么多事情,一件件,有的虽然兜了圈子,毕竟从来没有同样的我两次跨过同一条河流。一切都是经历。造就今天。

始终还是比较努力的,虽然不是最努力的那种,天赋也有限。很多事情想想还算好吧,

过去的一年,好几个亲人故去了,于是就只在记忆中了,那些音容笑貌。

以前总在年初一,到奶奶家,几十年,习惯了,却不知不觉中就改变了。

谁其实生活的都不容易,我很多时候的无所谓其实只是早习惯了这样,抱怨和空想,从来都没啥太大用处。

2017-2018

中国人总是要到春节才认为是上一年的结束新一年的开始。

每年各种事情都在变化,人们总是说年纪大了,才知道小时候无忧无虑。

我倒觉得也不全是这样的感觉,小时候,其实我们当时烦恼和无助也蛮多的。

所有的拥有和得到,都是恩赐。心态放好。

人生到了一定程度,总是要知道自己适合什么,不适合什么。无所谓多少人喜欢我,我喜欢我自己,我在乎在乎我的人。

这几年自己很努力,当然还是有可以改进的很大空间,继续努力!

过往皆是序章。

 

 

舍得

到了一定年纪,在职业生涯中就要开始做选择。

自己,身边的同事,朋友,加人,似乎都在年初年尾碰到了这个问题。

答案也简单。

自己擅长什么,自己喜欢什么。

我几乎已经不愿意做太多挑战了。或许这是消极的态度。

其实我觉得这是断舍离。

很多东西,必须割舍,特别是自己跳起来都够不到的。

鱼和熊掌,难以兼得。

想想2009-2010年那些日子,现在的压力真不算什么了。

2018,注定会精彩,明天,我们会感谢今天努力的自己!

2018 新年快乐

今年跨年选择在名古屋,感受一下异域文化。

现在也越来越多思考人生此刻和下一站的意义,或许豁然开朗,或许还是稀里糊涂。不管怎么样,都挺好的。

在名古屋的吉卜力共和国商店很感触,十几年前喜欢宫崎骏喜欢的不得了,当时对天空之城、千与千寻、幽灵公主等都很着迷。

2018 新年快乐!所有我的家人、朋友!

和美剧人物撞衫了

好像是前年在 amazon 上买过这件 tee,没想到在最近看的美剧 Salvation 救世 中看到了。也难怪,这个角色(也算主角之一吧)的定位就是一个极客,专注于技术而不太懂别的。我大概也是属于这个类型的。

这个 tee 都是纪念摇滚音乐,所以我也很乐意看到,JOY DIVISION 被翻译成:任逍遥。

终于新书完成

没想到前后居然还是花费了半年时间,本来想在8月完成的,一直因为内容和组稿的关系,拖拉到11月底。之后应该还要再等2个月,出版社印刷出版。

刚毕业的时候,很有冲劲,几乎一个人完成了一本书,耗时一年,当时写的 Visual Basic 的书和工作并不太大关系,现在看看这个书写的很幼稚,也充满了老气横秋的语句。

之后觉得写书太辛苦,在1997年应该是投稿之年,发表了20篇,偶然整理旧物,当时的文章简报都在。

然后出了零星的文章以外,就发表的少了。从2003年开始 blog,喜欢这种不受拘束的形式。

今年,2017年初,也是巧合,之前也想过的出书小结一些自己和团队这么多年互联网领域努力的成果,但是不太了解出版的行情,如今才知道,原来出版行业也是商业化运作了。

从2015年初开始重新学习 Python 到各类实践,以及同事们在机器学习方面的探索。为了把 Python 研究的更加好,参与了一些内部培训材料的编写。当然也发现外面各类鱼目混珠的教材太多了。且大多数国人不太有分享精神。我们并不是因为自己厉害,而是愿意分享,总是有人需要入门。特别是机器学习方面,国内要么只说结果,要么翻译一些国外的课件,鲜有真正的原创分享。技术从来不应该是保守的敝帚自珍。

我的所作所为就是喜欢这些作为,而不是要证明自己,也不是取悦他人。

老朋友 一起吃蟹

一个是 2003 年,我刚到汽车网时候招进来的,和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最辛苦的日子。他应该是 2005 年离开的。职业生涯很不错。离开的时候我们已经从曹安路搬到了淮海路,去年年初我父亲住院的时候,很巧在当时的办公楼下面吃了饭,记得以前叫做唐朝,现在名字都换了。

还有一个也是 2003 年吧,因为记得也是曹安路时代了,当时他来算实习,手脚麻利,创了一个发新闻的记录。然后 2005 年后,或许碰到一些瓶颈,离开了,投奔了上面这个。2008 年或者 2009 又回来了,那时候我还在汽车网,可惜的是,物是人非,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第三个,差不多 2007-2008年吧,那时候我们在江苏路太平洋,搬去江苏路是汽车网最辉煌的时候,然后一年后撑不下去了,搬到肇嘉浜路那里。他来的时候正好是我们搬家。

他们三个在外面一家公司呆过。

时间悄悄的流逝了14年。有个去了加拿大,有的去了美国,有的还在上海。

一起吃蟹,吃大闸蟹,在这个深秋的时候。

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少想一些,开心一些。这么多年,些许的颠沛流离,有感而发。

第一次美国之行

第一次去美国,大开眼界了,虽然不是旅游,没有多少时间观光,也印象深刻。

到底是世界第一强国,很多值得学习,特别是这次感受到的教育、科技以及交通、人文等。

这次去了圣地亚哥、UCSD 和旧金山,在旧金山的渔人码头逛了一下,也去了金门大桥,可惜时间不够,听说圣地亚哥的风景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