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爱情公寓”

人生么,总是要乐观一些。

喜欢一些以前的喜剧,比如爱情公寓、武林外传这些。

因为,喜欢的还有当时的心境。

看了一下,爱情公寓第一季是 2009 年开始播放的,十年前了,真的一晃。毕竟年纪还是大了,喜欢怀旧了。

女儿也喜欢我以前听的歌,不过最多也就是十多年前的,而我像她高中时代听的谭咏麟、张国荣、达明一派等等,她是不会爱听的。因为网络的发达,对于现在的歌曲倒还是有可能有一些共同的爱好。原因还因为目前音乐市场的发达。我高中时候可能对于主流歌曲会和父母有些共同的爱好,但是印象中,父母是不会专门去听音乐的。

2019年6月的最后一天

最近每个周末要写公众号,然后每天公司的事情、家里的事情以及一些项目的开发,这里写得就少了。很长时间以来,写这个blog是我一种很有趣的体验,我并不知道读者是谁,并且除了几个朋友以外,几乎没有人留言。

从数据来看,大部分也是机器spider 在访问,只是不知道机器访问后数据又做了什么处理。

今天正好出院,前两天,动了一个算是小手术,还是吃了不少苦。

这么有趣的世界,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辜负。

五月劳动节

三月开始写公众号,这里就没空写了,有时候也好奇,这个世界还有多少人建立独立的 blog,是不是有必要继续?以前还维护好几个 blog,现在却在怀疑这些。

但是国内又没有类似 facebook 这样的网站,稳定且社交。因为阿里云MVP的关系,一些技术类文章在阿里云的社区中去发表,但是总觉得那里的归属感不是那么强。

或许我要接受,blog 这个形式也已经渡过了最高峰,在慢慢走下坡路了。已经不是 2003年第一次听到和使用 blog 时候的场景了。16年,也值了。哪一天,需要自己写个程序,将这里所有的内容爬下来,打印,存放好。

这时候就想到微信了,微信从手机端角度颠覆了我们的社交方式,但是手机端的分享注定是快速而简洁的,所以朋友圈的照片、文字一下子就热起来,如今视频的火热也是时间问题了。除了公众号,因为手机设备的交互性问题,公众号还是需要在电脑上进行创作,再发布到手机上阅读。包括公众号的传播方式也和传统网站完全不同,并不依赖搜索引擎,而是社交网络。

经历了这些变迁,很无奈,也觉得有趣,自己是新技术的受益者,其实同时也忍受这些痛苦。

五月一日劳动节,去了很多年前去过的佘山艾美酒店,那次是大学同学聚会,也是毕业后同学聚的最齐的一次。一晃,好像七八年了,场景有印象,人物有印象,其他就都模糊了。

四月 春天

看新闻,今天是上海车展开幕,想起从 2003年开始,参加过很多届车展,上海、北京、广州、长春、杭州,有趣的经历,当时真的是意气风发啊,有些少年不识愁滋味,回首看看,很多事情可以做的更好,略有遗憾。

昨天下午,去华瑞银行,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老领导和同事,大约1997-2001年左右,我在总行营业部,然后和科技部当时一批应届生一起,很多项目的推进执行,忙忙碌碌,当时忙什么,大多数都忘记了,这就是人生吧。

最近写公众号,挺有趣的,目前最多阅读的文章在500多,和大 V 还完全没得比,但是比以前的内容好了不少。其实,很多时候,也想混混就差不多了,自己那么辛苦做啥,吃饱喝足睡觉,也不会太差。可能就是这个性格使然吧。

三月开始重开公众号

从2017年下半年停止更新的微信公众号,又重新拿起来,经过一番思考,准备。找到自己合适的领域,专注于互联网,或者说专注于回忆互联网往事。不知不觉,1996年到上海电信去开通互联网账号,14.4k 的 modem,平均1-2k 的网速,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现在10M 的速度,有时候还嫌慢。从笨重的显示器、笨重的机箱,到如今薄薄的智能手机、4G 。时代进步的太快,我们是幸运的,目睹这一切。所以留一些问题和回忆。

“互联网的温度”

今天,情人节

休假回来,昨天上了一天班,感觉大家还是沉浸在过年的气氛中,挺好的。事情不多,会议不多。估计工作的节奏正式开始要下周一了。

今天,情人节,这个节日记得是学生时代和圣诞节一起开始迅速流行,或许我们的传统节日有点隆重,而这两个节日其实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高不可攀的意义,就是热闹,各种气氛。

形式不论,心中有爱。

2019 新春快乐

好像说今年是春晚 36 年了,小时候对 cctv 有个节目还是印象深刻的,叫做九州方圆,当时不懂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后来才知道“九州”就是说中国。

从昨天小年夜起,微信就开始很热闹了,家人、同事、朋友,各类群,响个不停。从今天早上开始,更是各种祝福拜年此起彼伏。好像已经几乎没有人用短信、电话拜年了(也或许我孤陋寡闻)。

支付宝自然不甘人后,抢五福的活动大家玩的不亦乐乎,从去年开始我也投入其中,今年更是复杂,又是 AR 扫,又是浇水答题,终于在昨天搞定了最难找的敬业福。等着晚上开奖,可以中个几毛钱。。。

过年的方式在变,年味或许也不如过去那样浓烈,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份感激,新春快乐!猪事顺利!

不做世界的鸡肋

昨天,周五,很高兴收到出版社的来信,书稿终于通过了初审。

开发二部一年一度的迎新趣味知识竞赛,如期举行,又是百来号人,可惜,不少同事的名字我都叫不全。

晚上在神旺自助餐,部门的尾牙。记得第一次到这个餐厅,还是2011或者2012年某个冬天,那天下雪,回去时候在内环,车滑的厉害。那时候公司还在漕河泾,去到这个餐厅,就是觉得宜山路很堵。时间流逝,每年新春前,各类聚餐,公司年会,顿感岁月神偷。

昨天,周五,两位相处很长时间的同事 last day,多少有点伤感。记得2014年,我们聚餐的时候,和他们相谈甚欢,其中一位说等上市后,可以驾车去西藏云云,加上原来负责运维的胡老师退休,2014年之前的“老人”,只剩下我了。

不进则退,人生就是这样的不容易,也是无奈,也是自勉。没有人可以安逸,达摩克里斯之剑永悬。

今天,周六,看完了“无名之辈”,其中一位演员有同事认识,据说从2006年开始坚持表演,其貌不扬,演技精湛。

片尾曲,特别震撼,平静的旋律,极有张力的演绎:

我们不做世界的鸡肋!

Call of Duty,记录一下

很惭愧,2015年买的 Call of Duty – Advanced Wafare,之前每一年大概就玩了一小时,加上 PS4 的手柄操作很不熟练,所以一直有点畏难。一直到今天,才终于过关第一个首尔战役,拿到了两枚勋章。

游戏机大概是每个男生从小时候开始的梦想,现在恐怕早就不止男生喜欢打游戏了,我觉得我女儿最喜欢的也是各类手机游戏,这个话题太大。

我们小时候还没有什么游戏机,红白机都已经是我初中年代的产物了,那时候我已经是 Apple II 电脑的狂热 fans,当然也在电脑上花费了很多游戏时间,很难抵挡那些游戏带来的魅力。现在我们无法想象和理解当年那些看上去那么粗糙,很多画面要靠联想才知道说啥的游戏,怎么就让我们乐不思蜀了。

后来其实对很多游戏都是浅尝辄止,或许也是因为中学时代的这个原因,是有点后悔,如果当时多花费一些时间在编程上,说不定就会更好。有时候,假期里很长时间泡在学校的机房,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玩,所以这个深深的悔意使得后来我对游戏处于一个敬而远之的态度,小游戏玩玩,但是绝不沉迷。后来,控制力好了很多,也不刻意了。甚而又购买了不少制作游戏的工具,圆一下少年时代的游戏制作梦想!

有时候,看到女儿贪玩,虽然要说她,但其实内心很理解,我们就是这样长大的,没什么好后悔的,这就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