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世界的鸡肋

昨天,周五,很高兴收到出版社的来信,书稿终于通过了初审。

开发二部一年一度的迎新趣味知识竞赛,如期举行,又是百来号人,可惜,不少同事的名字我都叫不全。

晚上在神旺自助餐,部门的尾牙。记得第一次到这个餐厅,还是2011或者2012年某个冬天,那天下雪,回去时候在内环,车滑的厉害。那时候公司还在漕河泾,去到这个餐厅,就是觉得宜山路很堵。时间流逝,每年新春前,各类聚餐,公司年会,顿感岁月神偷。

昨天,周五,两位相处很长时间的同事 last day,多少有点伤感。记得2014年,我们聚餐的时候,和他们相谈甚欢,其中一位说等上市后,可以驾车去西藏云云,加上原来负责运维的胡老师退休,2014年之前的“老人”,只剩下我了。

不进则退,人生就是这样的不容易,也是无奈,也是自勉。没有人可以安逸,达摩克里斯之剑永悬。

今天,周六,看完了“无名之辈”,其中一位演员有同事认识,据说从2006年开始坚持表演,其貌不扬,演技精湛。

片尾曲,特别震撼,平静的旋律,极有张力的演绎:

我们不做世界的鸡肋!

Call of Duty,记录一下

很惭愧,2015年买的 Call of Duty – Advanced Wafare,之前每一年大概就玩了一小时,加上 PS4 的手柄操作很不熟练,所以一直有点畏难。一直到今天,才终于过关第一个首尔战役,拿到了两枚勋章。

游戏机大概是每个男生从小时候开始的梦想,现在恐怕早就不止男生喜欢打游戏了,我觉得我女儿最喜欢的也是各类手机游戏,这个话题太大。

我们小时候还没有什么游戏机,红白机都已经是我初中年代的产物了,那时候我已经是 Apple II 电脑的狂热 fans,当然也在电脑上花费了很多游戏时间,很难抵挡那些游戏带来的魅力。现在我们无法想象和理解当年那些看上去那么粗糙,很多画面要靠联想才知道说啥的游戏,怎么就让我们乐不思蜀了。

后来其实对很多游戏都是浅尝辄止,或许也是因为中学时代的这个原因,是有点后悔,如果当时多花费一些时间在编程上,说不定就会更好。有时候,假期里很长时间泡在学校的机房,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玩,所以这个深深的悔意使得后来我对游戏处于一个敬而远之的态度,小游戏玩玩,但是绝不沉迷。后来,控制力好了很多,也不刻意了。甚而又购买了不少制作游戏的工具,圆一下少年时代的游戏制作梦想!

有时候,看到女儿贪玩,虽然要说她,但其实内心很理解,我们就是这样长大的,没什么好后悔的,这就是人生。

告别 2018

没想到时间总是这么匆忙,2018快要结束了,印象深刻的还是上半年3月左右,公司准备上市的时候,上市团队的同事和我说还有100天云云,转眼就到了12月31日,去年此刻,在名古屋的片段,还历历在目,白川乡的大雪。

着实也是辛苦的,各类事情,种种忙碌,也是诸多的焦虑,好在都熬了过来。而最大的感悟便是: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人生不易,也算愈挫愈勇,未来的路,想想也不容易(有些艰难,都不敢细想),但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继续坚持,这才是应该的态度。

再见 2018,你好 2019!

2018 又一年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工作日,这一年,感觉很辛苦,很累,当然也有很多开心的时候,始终觉得幸运,工作内容大多数时候还是自己喜欢的,生活么没有太大的跌宕起伏就是不错。

今年给新员工做了十四场培训,每次都会提到我的一些人生感悟、职场感悟等等,分享一些自己的失败、经历,给后来人一些启迪。

大多数时候还是因为欲望太多,让自己觉得不快乐,虽然说说容易,能做到的人还是不少的,当我们感觉到自己放下的时候,还不算放下,这算是一种感悟吧。

2018 年,自己做了不少,该是给自己的 2019 年制订一些计划了,我想我的摄影集一定要在 2019 年上半年完成,也是不小的工作量,还要好好多拍一些照片,当然休假也是个问题,工作还是占用了不少时间。或许周末也可以在上海这个我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走走逛逛,其实很多时候美好的风景就在身边。

编程、IT 的诸多学习始终是不能也不愿放弃的,今年因为对云计算理论的研究,使得编程时间少了很多,如何平衡也是一个值得探索的事情。

工作、家人、朋友、生活,种种。2018年,公司也终于在香港上市成功,目前看来,距离财务自由还有很大距离,这样也好,还需要好好努力工作!

给自己点赞,做好自己!

每天写点程序

看到网站上有文章介绍说,美国有位设计师,每天画一张海报,不是抽象派那种,是要立体建模、渲染颜色的那种,坚持了12年。

每天一张,我一开始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还特地打开视频看了他的现场表演。我相信这位是天才级别的任务,即便是照着做,都很不容易,更不要说每天都要有新的创意,谈何容易。我相信,我们绝大多数人,每天写微博几十个字大概都做不到。

曾经有一段时间,做公众号,叫做每天一图,也只是坚持了十几天,就很难了。这个世界坚持不下去的理由总是很多。

好吧,从十岁跟着电视大学学 BAISC 的场景,历历在目。初中的时候,看的最多的就是一本 dbase 入门,很厚,让我感受到计算机世界、数据世界的美妙。大二时候,开始学习 Turbo Pascal,记得我爸爸给我的书是 Turbo Pascal 5.5 的版本吧,最后愣是把这本书给翻烂了,封面封底掉了,装帧线也拆散了。

有时候看着现在自己书房里、办公室里,那些装帧精美的电脑书,还是挺怀念当年接近盗版或者大概就是盗版、薄薄的纸张、充满了印刷小错误的。

四十多岁了,越来越喜欢回忆,好在有时候我还是“奇葩”的很,继续学习,继续探索,也一直想象以前做共享软件那样,写一些东西能给大家使用,提高生产力。

于是,仿效一下美国那位神人吧,每天写点程序,也在这里不时记录一下。不刻意,但是一定要坚持,与光同尘。

难得佳片-无双

今年忙忙碌碌,之前电影“无双”放映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去看。一直到视频网站上线了,才终于欣赏了。

我们这个岁数的,是很喜欢港片的,小时候还看不到太多美国大片的时候,香港电影是我们青春的记忆。

没想到,周润发这样的巨星,可以从小时候一直陪伴到现在。

很多港片故事精彩,制作精良,演员出色,前两天和同事聊到,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现在看来,一样不 out。

无双,更佳,剧情反转再反转,线索前后呼应。周润发、郭富城、张静初,都演得很棒,配角也都很赞。

这几年,去香港少了,以前倒是挺喜欢的,地方不大,东西好吃,购物非常方便,迪士尼、海洋公园也很有吸引力。如今,不知道是香港倒退了,还是国内本身的进步,以及日本、台湾、泰国等可以取代香港的地方太多了。

2014年和2015年的春节,算是人生的低谷吧,一个人在香港,吃吃逛逛,无忧无虑。其实回想起来,那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多方向,迷茫中的幸福吧。

TVB 的港剧也是从小的喜欢,又看到温碧霞。前一段时间写书的时候,实在没有灵感的时候,不敢懈怠,但是又不甘心那么寂寞,背景放的电影电视大多是香港的,一来直接可以听的动,不用费眼神,二来其实港片还是挺正能量的,比较鼓舞人心。连我们书的名字都用了港剧的名称。

看来是时候要再去一次香港,去看看没看过的风景,也怀旧一下。

从 WordPress 5.0 已经发布开始遐想

其实记不清是从 WordPress 哪个版本开始使用的,这么多年来,WordPress 也像 Office 一样,其实功能够用了,加上其无比强大的插件体系。可是 WordPress 依然在努力的改进和更新。

未必是看到自己的不足,却看到更好的未来。

这样的大局观,让我很钦佩。

最近几年一直在做一些技术创新,很艰难,很多时候选择了放弃,很多时候不得不放弃。现在想想,却不必自怨自艾。很多事情要坚持,总不会太差。

智商和情商以及种种,在职业上已经让我很难突破,但是谁都不可以阻碍我对电脑技术的热爱。2015年,学习 Python,为了考验自己的 Python 能力,先是2016 年做了一年业余的 Python 老师,然后2017年和同事一起写了 Python 的书;2017年年底开始接触阿里云的技术,顿感惊讶,仿佛看到另外一个世界,于是2018年的半年多业余时间,又是奋笔疾书,能力不够就靠勤奋来补,这本“冲上云霄”2019年年初应该可以付梓吧。而今年,在工作实践中,几方面的探索都让我倍感欣慰,DevOps 的实践探索,开发管理的精细化,Python 的进击,复杂 IT 项目的管理艺术。

这样想想,也很开心。虽然怀念在天目路上海银行的时候,并无人管我具体技术工作,一个人可以开开心心的研究各类开发项目。现在,背负的责任重了很多,很多无奈,很多无法平衡的平衡,但是,舞台却更大了。

舞台大了,心也需要更大。

明年要不要继续写作的节奏,是浸淫多年的 IT 项目管理,还是 DevOps ?哈哈!人生需要一些疯狂。

寒冬将至

像多年前,总是有春天,有冬天。在温暖的时候,我们会忘记寒冷。

但是,冬天就是冬天。

听到很多公司,特别是之前很热闹的互金公司、互联网公司等,都是各种裁员的消息。

我们经常会忘记目的地,有几个人还记得出发时候的宣言?

还是看着这样的 log 信息,感觉会好一点。

如果没有梦想

如果没有梦想,不愿意接受挑战,不拥抱变化,安守过去,即便有巨大的财富,有什么趣味。

周五去了阿里云杭州总部,看到这两句写给程序员的诗句,不禁感叹唏嘘。梦想永在凌云意,意气风发;代码成就万世基,积沙镇海。

好像自己做了很多,其实还是很少。虽然现在是规划一年一本技术书籍,但是心里知道,不足太多,时间管理还有很大空间。

明年准备恢复公众号,但是从头开始写,技术研究的项目也继续,这样才是有趣。

再见 申江服务导报

今天听到说,申江服务导报,要停刊了。

的确是从前一段非常难忘的回忆,印象中这是一厚摞的报纸,虽然广告很多,看看也很好玩,里面内容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虽然大学时代已经习惯看计算机世界、中国计算机报这样的厚厚一叠,体会完全不同。

2001年,刚到 Chinapay 的时候,应该是每周二吧,总有同事会买,我倒是偷懒,就借同事的申江看,反正厚,分着看,没问题。怀念那段开心的可以分享申报的时光。

一切总是这样离去,感觉突然,回忆都是十年二十年为单位,让人为难。

再见,申江服务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