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痕迹

今天凌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结束,法国队夺冠。不是什么足球粉丝,所以关心程度一般。有人提醒上次法国队夺冠是20年前,突然想起,那个夜里,错过了闹钟,看的时候已经接近尾声。1998,2002,2006,2010,2014,2018,回忆一下子打开了闸门。往事如烟。

世界杯4年一次,1994年,大三,考试前还在看球,一堆男生围着一个当时还算不错的彩电。一下一下,就人到中年了,四年在人生好像不长,却总是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2018 京都小游

四月底,去京都-雄琴小游,终于住在了京都,终于住在了温泉酒店,也泡了好几次温泉。

也尝试了一个人从下午2:30开始一路奔袭,出租车-飞机-大巴-出租车,从上海到大阪到京都,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东本愿寺,不虚此行,Joy of Living!

先知,再行,或者不行

知行合一,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悟。

道理都懂,但是就是碰到事情自己就控制不住。

第一层次,是不知。也就是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由着自己性子,有时候要争个明白。很遗憾,我觉得自己以前和大多数人都是这个状态。

第二层次,后知。当时不知道,事后一想,有反思之意,这比钻牛角尖好一些了,虽然还是后知后觉,但是比不知好了很多,这个阶段需要历练很久。

第三层次,念不起。因为念不起,自然不争执,但是迷茫,如何行,为何这样,如何是好。

第四层次,知而行。对于认知的事物,已经达到了格物致知的程度,道理都懂,并且可以坚持。

第五层次,知不行。很难,要坚持做一些事情还好,但是要坚持去不做一些事情,改变一些习惯,谈何容易,多少人能够戒烟,能够减肥,更不要说思想层面了,所以,知其然后不行,又突破了。

第六层次,先知。窥一斑而见全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自身修为我以为最高境界。

本人只在第二第三层次,不知推断是否正确。

汇付第二届科技节

昨天,汇付的第二届科技节。我的部门包圆了大项目的一二三名,小项目的十个中也斩获三个,成绩不错。

当然,一方面我的 team 的确比较重视,另一方面毕竟公司内部评选还是鼓励为主,竞争性不算太强。如果以数量来论,小项目这里32个进10,大项目6进了4,还是小项目竞争激烈。

昨天我分享的不完全是得奖的 Jarvis 2.0如何,我想在座大部分并不是很能理解也不需要理解,我将这些年总结的方法论展现了出来,其实包含了如何持续学习、如何时间管理、如何项目管理,项目管理包括对于创新型的科技项目,也照顾所谓传统的项目,项目的分类更多由企业的性质所定。

Jerry 对于我们去年写书的鼓励,甚是温暖。那种外人无法体会的孤独,以及强大的意志力,甘苦自知。“平生所事皆最爱”,很久以来,我是特立独行和在乎别人看法的矛盾混合体。其实想透了也不矛盾。

我们团队的科技创新也不容易,上台领奖的只是坚持到了最后的,还有很多项目都默默无闻了,持续的科技创新的能力培养,团队的培养才是关键。

也算正式提出了“精益敏捷”这个说法,以及我们的 DUKE 项目管理方法,外人不知道的是,从2003年开始,就不停的学习、思考、实践、反思、再学习、再思考,十几年光阴飞逝,算是略有小成。上天总是公平。看来本来想明年再结集出版的方法论,可以早一点了。

昨天演讲匆忙,有十六个字的心得,未来得及阐述: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竭尽所能,顺其自然!

今天,生日,挺开心的。

那年今天:浮生六日

facebook 的那年今天是我最喜欢的节目,谢谢自己当年将 blog 同步到了 fb,所以现在有很多回忆。

2009年2月20日,我曾经写到:

浮生六日

第一日。北京。恭王府外一条小街,停车场旁边,北京炸酱面。和两位一起到北京来的同事,一人一碗炸酱面,就着鲈鱼、羊肉和番茄蛋汤。吃的很饱。窗外是恭王府的高墙,深深。

第二日。北京。簋街,东兴楼。说不上什么风味,可能是我不怎么吃辣的缘故,觉得有点像粤菜,也有点像杭州菜。味道不错,菜量很大。和一位北京的合作伙伴,主要是他说,我听。吃的早,结束的也早,华灯尚未点齐,黄昏的温暖还在身边。

第三日。北京。东四北大街,浙东土菜。味道比较清淡,有家常菜的风味,很喜欢。与一位派驻北京三年的同事小聚,言谈间,几分酸楚,几分怅然。舟车劳顿,不乏,思乡之情,却上心头。

第四日。上海。徐家汇,隐竹,日式料理。喜欢其器皿,精致,典雅。不熟悉,所以友人点的菜,一十八年未聚,左谈人生,右笑当年,中间是诸多的有趣故事。菜的味道应该是不错,有印象的却是食物之外。时间,真是弥足珍贵。

第五日。上海。吴兴路,夏面馆。这是一家性价比不太好的朵颐之处,只因味道着实不错,和一位少时同学在此吴侬之处追忆往日情怀。当年,和他厮混良久,误了一些学习,交了一些朋友。窗外,恰烟雨蒙蒙。

第六日。上海。天钥桥路,麦当劳。一位还有一周就要结婚的同事一起,临着街坐。薯条和汉堡,已然没有十多年前的吸引力,只是便捷一些吧。谈时尚,谈旅游。

吃什么,已经不太重要了。

在意的,是人,是事,是过往,是以后。窗外的风景永远在变,离开的时候,自己也是风景中的人。

在两个城市,和七人吃了六顿饭,不是经常能够发生的故事。

豁然发现,窗外已经是好天气了。

狗年来了

狗和猫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没有猫年,所以狗年感觉上最亲近了。

现在盼望过年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只是想好好休息一下。

女儿已经很大了,已经知道在12点的时候掐好时间发祝福了。

1998年,在南京东路彼时奶奶的家,年初一,我们聊着相约98。

当时的印象,深刻的像在上个月,而竟然已经二十年了。很难想象二十年,我做了些什么呢?

当年刚工作没几年,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想起来也不容易,那么多事情,一件件,有的虽然兜了圈子,毕竟从来没有同样的我两次跨过同一条河流。一切都是经历。造就今天。

始终还是比较努力的,虽然不是最努力的那种,天赋也有限。很多事情想想还算好吧,

过去的一年,好几个亲人故去了,于是就只在记忆中了,那些音容笑貌。

以前总在年初一,到奶奶家,几十年,习惯了,却不知不觉中就改变了。

谁其实生活的都不容易,我很多时候的无所谓其实只是早习惯了这样,抱怨和空想,从来都没啥太大用处。

2017-2018

中国人总是要到春节才认为是上一年的结束新一年的开始。

每年各种事情都在变化,人们总是说年纪大了,才知道小时候无忧无虑。

我倒觉得也不全是这样的感觉,小时候,其实我们当时烦恼和无助也蛮多的。

所有的拥有和得到,都是恩赐。心态放好。

人生到了一定程度,总是要知道自己适合什么,不适合什么。无所谓多少人喜欢我,我喜欢我自己,我在乎在乎我的人。

这几年自己很努力,当然还是有可以改进的很大空间,继续努力!

过往皆是序章。

 

 

舍得

到了一定年纪,在职业生涯中就要开始做选择。

自己,身边的同事,朋友,加人,似乎都在年初年尾碰到了这个问题。

答案也简单。

自己擅长什么,自己喜欢什么。

我几乎已经不愿意做太多挑战了。或许这是消极的态度。

其实我觉得这是断舍离。

很多东西,必须割舍,特别是自己跳起来都够不到的。

鱼和熊掌,难以兼得。

想想2009-2010年那些日子,现在的压力真不算什么了。

2018,注定会精彩,明天,我们会感谢今天努力的自己!

2018 新年快乐

今年跨年选择在名古屋,感受一下异域文化。

现在也越来越多思考人生此刻和下一站的意义,或许豁然开朗,或许还是稀里糊涂。不管怎么样,都挺好的。

在名古屋的吉卜力共和国商店很感触,十几年前喜欢宫崎骏喜欢的不得了,当时对天空之城、千与千寻、幽灵公主等都很着迷。

2018 新年快乐!所有我的家人、朋友!

和美剧人物撞衫了

好像是前年在 amazon 上买过这件 tee,没想到在最近看的美剧 Salvation 救世 中看到了。也难怪,这个角色(也算主角之一吧)的定位就是一个极客,专注于技术而不太懂别的。我大概也是属于这个类型的。

这个 tee 都是纪念摇滚音乐,所以我也很乐意看到,JOY DIVISION 被翻译成:任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