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新年快乐

今年跨年选择在名古屋,感受一下异域文化。

现在也越来越多思考人生此刻和下一站的意义,或许豁然开朗,或许还是稀里糊涂。不管怎么样,都挺好的。

在名古屋的吉卜力共和国商店很感触,十几年前喜欢宫崎骏喜欢的不得了,当时对天空之城、千与千寻、幽灵公主等都很着迷。

2018 新年快乐!所有我的家人、朋友!

和美剧人物撞衫了

好像是前年在 amazon 上买过这件 tee,没想到在最近看的美剧 Salvation 救世 中看到了。也难怪,这个角色(也算主角之一吧)的定位就是一个极客,专注于技术而不太懂别的。我大概也是属于这个类型的。

这个 tee 都是纪念摇滚音乐,所以我也很乐意看到,JOY DIVISION 被翻译成:任逍遥。

终于新书完成

没想到前后居然还是花费了半年时间,本来想在8月完成的,一直因为内容和组稿的关系,拖拉到11月底。之后应该还要再等2个月,出版社印刷出版。

刚毕业的时候,很有冲劲,几乎一个人完成了一本书,耗时一年,当时写的 Visual Basic 的书和工作并不太大关系,现在看看这个书写的很幼稚,也充满了老气横秋的语句。

之后觉得写书太辛苦,在1997年应该是投稿之年,发表了20篇,偶然整理旧物,当时的文章简报都在。

然后出了零星的文章以外,就发表的少了。从2003年开始 blog,喜欢这种不受拘束的形式。

今年,2017年初,也是巧合,之前也想过的出书小结一些自己和团队这么多年互联网领域努力的成果,但是不太了解出版的行情,如今才知道,原来出版行业也是商业化运作了。

从2015年初开始重新学习 Python 到各类实践,以及同事们在机器学习方面的探索。为了把 Python 研究的更加好,参与了一些内部培训材料的编写。当然也发现外面各类鱼目混珠的教材太多了。且大多数国人不太有分享精神。我们并不是因为自己厉害,而是愿意分享,总是有人需要入门。特别是机器学习方面,国内要么只说结果,要么翻译一些国外的课件,鲜有真正的原创分享。技术从来不应该是保守的敝帚自珍。

我的所作所为就是喜欢这些作为,而不是要证明自己,也不是取悦他人。

老朋友 一起吃蟹

一个是 2003 年,我刚到汽车网时候招进来的,和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最辛苦的日子。他应该是 2005 年离开的。职业生涯很不错。离开的时候我们已经从曹安路搬到了淮海路,去年年初我父亲住院的时候,很巧在当时的办公楼下面吃了饭,记得以前叫做唐朝,现在名字都换了。

还有一个也是 2003 年吧,因为记得也是曹安路时代了,当时他来算实习,手脚麻利,创了一个发新闻的记录。然后 2005 年后,或许碰到一些瓶颈,离开了,投奔了上面这个。2008 年或者 2009 又回来了,那时候我还在汽车网,可惜的是,物是人非,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第三个,差不多 2007-2008年吧,那时候我们在江苏路太平洋,搬去江苏路是汽车网最辉煌的时候,然后一年后撑不下去了,搬到肇嘉浜路那里。他来的时候正好是我们搬家。

他们三个在外面一家公司呆过。

时间悄悄的流逝了14年。有个去了加拿大,有的去了美国,有的还在上海。

一起吃蟹,吃大闸蟹,在这个深秋的时候。

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少想一些,开心一些。这么多年,些许的颠沛流离,有感而发。

第一次美国之行

第一次去美国,大开眼界了,虽然不是旅游,没有多少时间观光,也印象深刻。

到底是世界第一强国,很多值得学习,特别是这次感受到的教育、科技以及交通、人文等。

这次去了圣地亚哥、UCSD 和旧金山,在旧金山的渔人码头逛了一下,也去了金门大桥,可惜时间不够,听说圣地亚哥的风景非常好。

到了圣地亚哥

半年多前,圣地亚哥对我来说还是一个地图上的城市而已,随着和UCSD的合作,从知道到深入,一直到这次来到了圣地亚哥。

从上海到旧金山,再转机到圣地亚哥,还是挺累的。还没有时间去这个著名的度假城市观光。景色的确不错。住在UCSD旁边,空气很好。

同学一路走好

胡隽,我的大学同学。其实大学里以及毕业后都没有说过太多话,大约八年前,知道她生病了,并且也有一些其他的变化,记得当时大学同学还一起捐了款。然后上周就突然收到了噩耗。

周六,赶着时间去参加了追思会。也算二胡二隽,有始有终。

天堂没有病痛。生者珍惜每一天。

其实我们或许真的贪生怕死爱慕虚荣

2017年10月的,台湾之行,大概会与众不同。临行前,我其实很困惑,很累,脾气也不太好。

在清境农场的几天,沿着青青草原的山路而行。我想,其实我们嘴巴上说的是好听的,但是实际上我们或许真的贪生怕死爱慕虚荣。

若是一点点开始,真的不计较名誉地位,只是认真做事,好像一切都会有改变

上周,传来噩耗,一位大学同班同学故去了,在印象中,她一直非常骄傲,或许我的感觉不对,或许我自己也是这样。放下架子,放下矜持,放下智慧,什么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别人说的,我都给予微笑。

说说容易 ,这种信仰上的改变难得很,大概十年前我就想改变了,却基本没做到。

看看这次的悟道,效果如何。

老同事 新同事

今天上午,一位老同事来看我打个招呼,因为他现在的公司和我们有一个合作。

2011年,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是他的老同事,因为2001-2003我们曾经共事过。

他已经白发比黑头发多了,出去了三年,看来也是很辛苦。

其实都挺辛苦的,我们在里面也不容易,他曾经在里面也不容易。很多事情,回忆起来,一笑了之。

记得当年,我们三个开发部,他是其中之一的负责人,我是另外一个。如今,我没变,其他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