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领域之一

小区的停车位总是很紧张,原因之一就是小区有一个会所,其实也就是棋牌室,每天大约从五点开始到半夜,有很多人在这里搓麻将,这些人很多并不是这个小区的,所以开车来,很多临时车位就被占了。

有趣的是,大部分还是好车,也就是这些人是我们通常意义的有钱人。

只是,我略微有点奇怪,为什么他们每天就是在搓麻将。

有一种说法是中国很多人挺有钱的,但是精神领域很空虚,没有任何爱好,所以只能麻将了,麻将又可以小来来,比打牌什么刺激,也略微优雅(还有很多人玩德州,差不多的道理)。

大家也知道,日本有人提出断舍离,日本已经有很多人的生活中不追求任何多余的物质,从极其讲究奢侈品到追求精神的富足。当然,日本人对于这方面的反省比我们要早和强烈很多。

乔布斯那张著名的席地而坐的照片,扎克伯克永远一样的衣服,等等。这些都是富豪,可是到底什么是富豪?

我们的很多富豪除了钱,有精神领域的富足么?

我们生而为人,衡量我们价值的标准到底有多少,我想,拥有金钱和物质或许可以带来安全感,但是也恰恰是最不重要的之一。

虽然,微信朋友圈中,国庆前,有很多有意无意晒出的 LV 和 GUCCI,各种准备度假的度假的照片。但是,照片拍得这么糟糕,真的能成为回忆么,还是只是发朋友圈?

24小时第七季

看马伯庸的“长安十二时辰”,觉得文笔不错,但是很多地方写法受美剧24小时影响,很多主线情节也很相似,连最主要的十二时辰多条线索,也是24小时电视剧的核心。

大约从2002年开始,从看二十四小时第一季开始,星辰斗转,虽然最新的遗产一季,除了 Tony 以外,所有演员全部更换,但是我还是像一个痴情的粉丝一样,白看不厌。所以要记录一下我到底看了多少遍。

此刻,重新开始看二十四小时第七季,作为背景音乐,一边 coding,一边练习英语,和主人公一起惊心动魄。

写书的烦恼与快乐

和几位同事一起在写一本 Python 机器学习的书,将我们这两年的 Python 实践付诸于文字。过程本身也是对基本概念、思路、实践方法一个很好的回顾和总结,以及提升。

很多东西觉得自己挺懂的,但是要写得出来,让别人看能看懂,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从5月立项,7月开始,到现在,差不多写了三个月,花费了不少时间。今年夏天,又恰逢上海史上最热的季节,着实煎熬。还好我基本上是宅男,并且目前对于各类聚会没有太大兴趣,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挤出一些时间。

也庆幸现在有 git、jupyter 之类工具都可以帮助提高效率,几个人的文稿可以通过 git 上传组织、编辑修订,不会弄错,几台电脑这里写点,那里写点,也都很容易。很多年前,随身必须带着软盘、U 盘,非常不方便,还容易弄错。

Python 的 jupyter的确是学习神奇,在其中很方便的组织文字、写代码、运行等,都可以一起完成,不用在开发环境和 word 中来回切换,也还好之前已经习惯了使用 Markdown 语法,带来一些便利。

昨天,同事计算了一下,差不多这本书目前可以有380页左右,我们一算,也挺厚的了,超过了我原来的估算。希望年底前可以顺利出版。我们也不是什么大牛大神,只是希望自己的很多经验可以分享,有一些概念和问题可以说透。总觉得在中国,程序员之间的分享虽然有好转,但还是一般,原创的内容较少,回答问题的意愿也一般,其实技术这个东西始终在进步,没有太多好藏藏掖掖的。

于我自己,主要还是发现这个过程提升了不少水平,我负责的是整个书的章节编排,以及 Python 一些不那么基础的编程概念的解释,比如列表生成式、多线程、异步队列等,还有开发方法这些。对于 Python 的理解略微上了一个层次,也越发喜欢这门不那么年轻,但是仍然充满了活力的语言。

开始试用阿里云的 code 管理和 RDC

iOS 11, watchOS 4.0 各种升级,之后还有 macOS 的升级。

我一直很佩服 Apple 的项目管理,以前还略微空闲的时候,试图从外部来探究 Apple 是怎么进行这么复杂的项目管理的。当然后来也略明白,基本也是敏捷、多项目线、大量自动测试、功能尽可能的松耦合等。

之前几年公司一直用 jira 来管理项目,用的还不错,包括其中的敏捷项目管理。目前正在测试阿里云提供的 RDC 功能,比起 jira 来说,更加全面。并且 jira 有一个比较麻烦的就是,需要自己安装服务器,如果都是用 jira 云上的,速度性能有点不行。用阿里云 RDC 算是一个挑战吧,工具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还是开发流程的再造重构本身压力很大。

最近先将两个大项目群中的几十个小项目从 svn 迁移到 git,算是 gitlab 的版本吧,然后在开发中继续使用 issue、milestone 来控制进度,wiki 来进行文档管理,项目本身还是要通过 unittest 以及 converage rate 来控制质量。不过还不是自动构建,每个 issue 的开发还是要人工来跑 unittest,并且 RDC 对于我直接带领的两个项目中使用的 Python 支持不是很好(对 Java 应该没问题)。还好,我们还不是迫切到需要每日构建和连续发布。

阿里云的 code 管理做的还算不错(应该就是 gitlab),git 我觉得建立本地分支和 pull request 流程都是非常不错的,养成习惯后,对于日常开发管理可以减少错误。习惯了 bitbucket 和 github 之类后,发现用 git 在国内的服务器速度要快了不少。

RDC 有专门的同事在做测试,两周后希望可以有一个实践心得,用在真实的开发项目中。

项目管理始终是一个大学问,是否做好,对于结果,天壤之辈。

因此多做一些记录,便于以后回顾和分享。

看“心理罪”

前几年看了这本书,买的电子书,在 kindle 上看,原著很精彩,恨不得一下子读完。故事的确精彩。

因为曾经是一个心理学的学生,因此对于犯罪心理学、变态心理学这些依然保持着很浓的兴趣。以前美剧中 Mentalist、Criminal Minds 等,都很喜欢。(我们当年的课程里面只有变态心理学,毕竟本科限制还是很大,引以为豪的是当年拿过变态心理学考试的第一,或许我读书和别人不同的地方就是兴趣影响很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很不适应中国传统的填鸭式教育。)

虽然,大部分文学作品里对于美好的事物的描写会过于美好,如同我们的记忆一样总是会忽略当年那些让我们不开心的细节。好像很多年前,只有夕阳,只有心动。

曾经有那么几年,羞于很别人说我是学心理学的,好像一个小小的怪物。这个心魔,也花费了不少时间走出来。现在经常在演讲的时候主动说自己学心理学的。或许社会包容了,或许我终于明白,其实别人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在乎你。很多时候,我们真的就是杞人忧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魔,好好引导吧,在深渊的时候,记得其实就是自己看着自己哦!

2017.9.12 iPhone X

十年了,记得十年前几乎半夜里等乔帮主宣布 iPhone,当时就是叫 iPhone。

十年,现在想起来就是一晃。智能手机也因为 iPhone,因为 Apple,彻底改变了。

如今我们离不开的支付宝、微信等等,假象如果没有智能手机,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对于站在当年可以引领大家到未来的人,无比佩服。

如今,已经是 iPhone X,Apple Watch 3,还有正常序列的 iPhone 8等等。

世界依然喧嚣,追求平静的去享受一切。

简单说说 iPhone X 的 face id 和传统的人脸识别有啥区别

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有个做人脸识别的公司蹭热点,说手机的人脸识别判断一年前帮某手机厂商已经做了云云。留言说这不一样啊,当然是不理我,如果不是看在之前是老同学介绍认识的面子上,早就拉黑了。

苹果放出的资料很少,大致来说,iPhone X 的面容识别是基于 iPhone 那个前刘海上的红外线之类的设备扫描人脸,通过30000个点来对人脸进行建模,来比较是否一致,这样的精度、计算时间要求,所以必须依靠专门的设备、A11这样强劲的 CPU 来完成。

一般的人脸识别128点,或者再翻个倍也就够了。所以 Apple 叫做面容 id。Apple 也提到用脸解锁的时候,是有注意力判断的,这样就可以防止很多你在不注意的情况下被动解锁的可能,我猜测这应该是通过复杂的机器学习来识别表情,以及通过$L̫WxnME$L̫Wxn成注意力表情的识别,判断是主管能动还是被动。

没查资料,有些说法可能不规范,先这样简单说说吧,所以不用担心韩国脸之类的问题,这样的建模,Apple 都说了双胞胎都能识别,还担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