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去崇明了

2004-2005年光景,去过一次崇明,那次玩了荒草。记得当时一位东北同事说葡萄酒就是果汁。那时候第一次开车去,跟着渡轮走,比较放肆。

2014年10月,公司开季度会,还去了徐根宝足球基地,有徐根宝签名的足球至今还珍藏着。在足球场很多人一起拍了照,现在看这个照片,就是物是人非了。

2018年暑假,台风路过上海的那天,和女儿开车去崇明,路上几乎都没有车,住在香格里拉,第二天下午出去骑自行车,没想到女儿因为狗的惊吓,摔倒了,还挺厉害的,留下一点遗憾。

明天半年会又要去崇明了,因为疫情的关系,出省不是很方便。

年中

Delphi 10.4 发布了,其实Delphi 还是有很大的使用市场,因为windows也好,mac也好,客户端软件毕竟还是存在巨大市场,所以Delphi 一年一个版本继续推出,我们周围大部分人都是基于web开发,几乎没什么人用Delphi。并且年轻人已经没有人会去学习Delphi,所以估计在国内市场就越来越小了。

去年清明到年底,我还用Delphi 写了一个小程序,算是有趣的体验吧。

现在的Delphi其实很强大,开发Windows和macOS,以及iOS和Android,甚至Linux 应用,它的跨平台开发框架也越来越强。

有时候一些事情还是要坚持的,虽然我不知道Delphi 的开发团队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离开了之前的那些天才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知道这些年,从1995年还是1996年知道Delphi并开始使用,也是二十多年一晃而过。有时候感觉什么都没有改变。还是电脑+开发环境,旁边有一个本子,脑子里有一些创意。说不清的寂寞却涌上心头。

2002年夏天时候,突然发现全身上下只有几十元,那一刻有点懵。后来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而我明白的之后,金钱的确和快乐没啥直接关系。

我周围有这样的人,倔强的拒绝很多新事物新方法。有时候,感觉到自己有点老了,也不太愿意改变一些事情。好奇心没有那么强了,很多事情有点懒得去动。

我终于在今年买了新的hp 笔记本,原来的Thinkpad X1 已经是2014年的事情了,此刻耳朵上的Bose 无线耳机是去年双十一买的,而iPhone 11 是今年618奖励自己的。

Apple Watch 终于坏了,屏幕掉了下来,也是2015年抢到的第一代。临时换了三星的S3 智能手表,还凑合。

外界环境很多的调整和变化,人也好,事也好。我觉得想了那么多年,现在觉得我不太能改变太多了,其实只是隐藏和激发。其实我已经很难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