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春

周末午睡,收到短消息,小区的足浴店开了,3月21日,春节后,终于营业了。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最长的春节假期。全国人民都带着口罩,而很长一段时间,马路上是空空荡荡的,没有车,行人极少。

三月中,生日。记得的人越来越少,自己也没有那么在意了。年纪大了的缘故。前几年,倒是呼朋唤友,那个时候可能比较寂寞的缘故吧。内心也着实不够强大。

改变自己,谈何容易。说了十几年拿得起,放得下,有多少东西拿得起,又有多少可以放得下。这两年,真的是豁达一些了,当然做不到每件事,也没必要每件事。以前就是吃亏在每件事情都想所谓完美,结果遍体鳞伤。

世界变化的速度超过我们的感知,感觉我们还是弄潮儿,其实已经是沙滩上的前浪。有时候坚守的是我们的执着而已,比如我还是经常在这个blog更新。当作一个日记吧,也挺好玩。

经常反思一下,总归没啥坏事。以前在“创意纪”写了很多很多,偶然看到pageview可以到几十万,十多年前google adsense的一百美元广告支票还收到过几次。都是有趣的回忆。司空见惯,或者此刻我们觉得简单的事情,过几年,过十几年,过几十年,感受是大大的不同。

最近也是经常回忆起青少年时候的往事,唏嘘感叹,还是过好每一天最重要。

2020 这个冬天有点冷

2003 年,刚到汽车网的时候,非典 SARS,当时的新闻信息之类没有那么发达,印象中口罩也没有成为紧俏物品,而 2003 年后,互联网新闻、淘宝、京东等线上业务都起来了,中国算是真正的进入了互联网 1.0,不需要再弄什么 72 小时生存者实验。

2020 年,一场意想不到的非冠,NCP,比起 2003 年 SARS 已经有过之了,几万人得病,几万人确诊,让我们感到无奈,武汉,没有想到用这样的方式被全世界知道。

大学毕业后,最长的一个假期,今天正月十五了。这个假期有 17 天,实在是始料未及。记得几个月前考虑春节出行的时候,还是非常纠结,不敢请假,原来是算好初七正式上班的。

还好我是个宅男,对于连续几天在家不出门,没啥太大问题,不过以前还是会去捏个脚,或者稍微走走,现在基本都没有了,走的最远是到 100 米外的小超市了。

非典原来已经是这么早的事情了,我记得非典时候很多有趣的事情,包括 blog,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那时候还没有什么无线网,我同学给了我一个 CDPD 的网卡,可以通过笔记本上网,在当时属于非常先进了,笔记本的 pc 卡槽旁边插进去,露出一段小天线。差不多有 20k 左右的速度吧,比电话线 modem 强一点点。 从那个时候开始研究和喜欢 blog,现在互联网上还可以搜索到当时写的内容。而创意纪和明日会也差不多那个时候开始弄起来。断断续续,算是坚持到现在。

我始终相信坚持是能够有所成绩的,看到自己 2016 年12 月开始写的 Python 教程,感叹。虽然我现在理解,能量守恒,我在坚持这些学习和实践的时候,自然也会有很多损失和弱点,那就这样吧。你不喜欢别人,别人也未必喜欢你。时间流逝,并不多,我们还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多花点精力,才值得。我现在的体会,别的么就敷衍一下,中庸一些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