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这个冬天有点冷

2003 年,刚到汽车网的时候,非典 SARS,当时的新闻信息之类没有那么发达,印象中口罩也没有成为紧俏物品,而 2003 年后,互联网新闻、淘宝、京东等线上业务都起来了,中国算是真正的进入了互联网 1.0,不需要再弄什么 72 小时生存者实验。

2020 年,一场意想不到的非冠,NCP,比起 2003 年 SARS 已经有过之了,几万人得病,几万人确诊,让我们感到无奈,武汉,没有想到用这样的方式被全世界知道。

大学毕业后,最长的一个假期,今天正月十五了。这个假期有 17 天,实在是始料未及。记得几个月前考虑春节出行的时候,还是非常纠结,不敢请假,原来是算好初七正式上班的。

还好我是个宅男,对于连续几天在家不出门,没啥太大问题,不过以前还是会去捏个脚,或者稍微走走,现在基本都没有了,走的最远是到 100 米外的小超市了。

非典原来已经是这么早的事情了,我记得非典时候很多有趣的事情,包括 blog,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那时候还没有什么无线网,我同学给了我一个 CDPD 的网卡,可以通过笔记本上网,在当时属于非常先进了,笔记本的 pc 卡槽旁边插进去,露出一段小天线。差不多有 20k 左右的速度吧,比电话线 modem 强一点点。 从那个时候开始研究和喜欢 blog,现在互联网上还可以搜索到当时写的内容。而创意纪和明日会也差不多那个时候开始弄起来。断断续续,算是坚持到现在。

我始终相信坚持是能够有所成绩的,看到自己 2016 年12 月开始写的 Python 教程,感叹。虽然我现在理解,能量守恒,我在坚持这些学习和实践的时候,自然也会有很多损失和弱点,那就这样吧。你不喜欢别人,别人也未必喜欢你。时间流逝,并不多,我们还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多花点精力,才值得。我现在的体会,别的么就敷衍一下,中庸一些就可以了。

老朋友 一起吃蟹

一个是 2003 年,我刚到汽车网时候招进来的,和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最辛苦的日子。他应该是 2005 年离开的。职业生涯很不错。离开的时候我们已经从曹安路搬到了淮海路,去年年初我父亲住院的时候,很巧在当时的办公楼下面吃了饭,记得以前叫做唐朝,现在名字都换了。

还有一个也是 2003 年吧,因为记得也是曹安路时代了,当时他来算实习,手脚麻利,创了一个发新闻的记录。然后 2005 年后,或许碰到一些瓶颈,离开了,投奔了上面这个。2008 年或者 2009 又回来了,那时候我还在汽车网,可惜的是,物是人非,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第三个,差不多 2007-2008年吧,那时候我们在江苏路太平洋,搬去江苏路是汽车网最辉煌的时候,然后一年后撑不下去了,搬到肇嘉浜路那里。他来的时候正好是我们搬家。

他们三个在外面一家公司呆过。

时间悄悄的流逝了14年。有个去了加拿大,有的去了美国,有的还在上海。

一起吃蟹,吃大闸蟹,在这个深秋的时候。

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少想一些,开心一些。这么多年,些许的颠沛流离,有感而发。

英雄本色之2016

17060755925bff6e03dyPV70t

2003年至今,每年的愚人节,因为哥哥,变得不同。

最多是90后了,还有些印象,对于哥哥。

很多年后,这个日子也就变得平常。

看一部英雄本色II,纪念一下。

以前不懂,现在明白一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别人总是不太懂的。

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都是挑战。回顾往事,觉得自己的确做了很多蠢事,只好归因到年轻和成长的代价了。

今天中午,见了以前的一个朋友,2006年时候,在我当时的公司的实习生,之后一直有联系,他也是个很随性的人,世界很小,多年以后,公司间的合作,居然还可以再碰到。

就做自己吧,不管是不是不落地的鸟,还是一道绚烂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