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去崇明了

2004-2005年光景,去过一次崇明,那次玩了荒草。记得当时一位东北同事说葡萄酒就是果汁。那时候第一次开车去,跟着渡轮走,比较放肆。

2014年10月,公司开季度会,还去了徐根宝足球基地,有徐根宝签名的足球至今还珍藏着。在足球场很多人一起拍了照,现在看这个照片,就是物是人非了。

2018年暑假,台风路过上海的那天,和女儿开车去崇明,路上几乎都没有车,住在香格里拉,第二天下午出去骑自行车,没想到女儿因为狗的惊吓,摔倒了,还挺厉害的,留下一点遗憾。

明天半年会又要去崇明了,因为疫情的关系,出省不是很方便。

天道酬勤

朋友从美国回来,于是我开始了第三个 mac 笔记本的使用。2005年,ibook,当时是惊艳的,记得有一次一个人去北京,在上海机场的餐厅一边吃面,一边用 ibook 看着 NCIS。然后2009年入手了 macbook pro,当时选的是 13寸的,后来内存加到了 8G,7200转硬盘,到现在,六年多了,这台电脑还是可以用一个外接显示器,作为我工作上的主力,应付一般邮件、微信、网站浏览、OFFICE 软件基本足够,从这一点上非常佩服 apple 的质量。

喜欢这些 it 设备,就像有些女人喜欢名牌包一样。所以 2016年,入手了 macbook pro 15存,当然要现在的顶配,来支持我的编程研究和娱乐等等。功能上,其实也就那样,但是那种使用上的愉悦让自己很满足。开心就好。

不知不觉,公司部门里的编程训练,已经做了断断续续三年了,迎来送往,我自己也提高了很多能力,特别是组织 workshop 的能力,不是什么天生的,也是要勤于练习的。

最近开始教一些小孩子 python,很有趣的体验。

看着其中一些稚嫩但是聪明的面孔,想起自己当年,就是这样踏上了编程、计算机的道路,这一路其实艰辛坎坷,有着外人不知道的种种苦痛。但是这一刻,好像什么都是值得的,生活的确不是眼前的苟且,想想我从十多岁开始就给自己规划了远方,始终爱好,不离不弃。在没有双休日规定的少时,完成也很多很难的功课之后,周日去半天少科站的日子,中午在旁边的小路买二两锅贴,当时觉得好贵好坑人,只是喜欢电脑,神奇的世界,不知道以后自己的路会怎么走,事实上也迷茫过好几年,终究还是寻回了初心。

谨以此纪念那些和我在80年代末一起纯粹因为喜欢电脑而耗费(浪费)了很多时间的小伙伴和指导老师,希望大家一切安好,继续有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