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春

周末午睡,收到短消息,小区的足浴店开了,3月21日,春节后,终于营业了。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最长的春节假期。全国人民都带着口罩,而很长一段时间,马路上是空空荡荡的,没有车,行人极少。

三月中,生日。记得的人越来越少,自己也没有那么在意了。年纪大了的缘故。前几年,倒是呼朋唤友,那个时候可能比较寂寞的缘故吧。内心也着实不够强大。

改变自己,谈何容易。说了十几年拿得起,放得下,有多少东西拿得起,又有多少可以放得下。这两年,真的是豁达一些了,当然做不到每件事,也没必要每件事。以前就是吃亏在每件事情都想所谓完美,结果遍体鳞伤。

世界变化的速度超过我们的感知,感觉我们还是弄潮儿,其实已经是沙滩上的前浪。有时候坚守的是我们的执着而已,比如我还是经常在这个blog更新。当作一个日记吧,也挺好玩。

经常反思一下,总归没啥坏事。以前在“创意纪”写了很多很多,偶然看到pageview可以到几十万,十多年前google adsense的一百美元广告支票还收到过几次。都是有趣的回忆。司空见惯,或者此刻我们觉得简单的事情,过几年,过十几年,过几十年,感受是大大的不同。

最近也是经常回忆起青少年时候的往事,唏嘘感叹,还是过好每一天最重要。

五月劳动节

三月开始写公众号,这里就没空写了,有时候也好奇,这个世界还有多少人建立独立的 blog,是不是有必要继续?以前还维护好几个 blog,现在却在怀疑这些。

但是国内又没有类似 facebook 这样的网站,稳定且社交。因为阿里云MVP的关系,一些技术类文章在阿里云的社区中去发表,但是总觉得那里的归属感不是那么强。

或许我要接受,blog 这个形式也已经渡过了最高峰,在慢慢走下坡路了。已经不是 2003年第一次听到和使用 blog 时候的场景了。16年,也值了。哪一天,需要自己写个程序,将这里所有的内容爬下来,打印,存放好。

这时候就想到微信了,微信从手机端角度颠覆了我们的社交方式,但是手机端的分享注定是快速而简洁的,所以朋友圈的照片、文字一下子就热起来,如今视频的火热也是时间问题了。除了公众号,因为手机设备的交互性问题,公众号还是需要在电脑上进行创作,再发布到手机上阅读。包括公众号的传播方式也和传统网站完全不同,并不依赖搜索引擎,而是社交网络。

经历了这些变迁,很无奈,也觉得有趣,自己是新技术的受益者,其实同时也忍受这些痛苦。

五月一日劳动节,去了很多年前去过的佘山艾美酒店,那次是大学同学聚会,也是毕业后同学聚的最齐的一次。一晃,好像七八年了,场景有印象,人物有印象,其他就都模糊了。